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9|回复: 0

精神病人手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2 10:3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精神病人手记
      
   
    精神病人手记
      
    三房
      
    市精神病医院的朋友打电话过来,说昨晚有位病人死去,死前写了篇文章。朋友简单地描述了情况,我听后震惊不已。这位病人我不陌生,两年前,她的男友就是因为精神病而下落不明。文稿象是回忆,又象是忏悔。下面就是原文。
      
      
    首先我得声明,我是清醒着的,至少现在是。我十分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为我写的一切负责……
    这几天我都在思考是否应该死去。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想,它每时每刻都在怂诵我。我感觉是时候了……
    昨天我看见了江南,他站在江面上朝我微笑。是他,我绝对不会看错。他听见了我的呼喊,也理解了,还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不过,他没有靠近我,也没有说话,只是远远地看着我笑。那时我完全忘了身在精神病院里,忘了是窗子把他带来的。我哭着从窗子里跳出来,虽然幸运地没有摔伤,却到不了江边,医院的围墙冷漠地挡住去路。而且,没等我接近墙角,医生和护士已象饿狼一样扑过来。他们熟练地将我钳住,巧妙地将药物注入我体内,然后给我换了病房。我醒来后才发现了变化,窗子加了钢筋窗格,窗外蓝蓝的江水不见了,换成了阴暗的山坡。我立刻反抗。当然起不到作用。山坡上,树木哗哗作响,树叶和我的眼泪一样落个不停。我看着这些摇晃的树木,心想它们一定和我一样痛苦无助。当悔恨塞满胸膛,我告诉自己不能再冲动,要争取早点回到原来的病房。几天下来我终于明白是徒劳,于是我悲观地想到了死。是的,我的心情悲观之极。不过,我很快调整过来。因为落叶,我对死亡象是有了新的理解:或许只有死了,我才能轻松地克服病房和围墙的阻碍,回到江南身边去,就象落叶回到大地,就象江南能够轻松地站在江面上一样……
    我一点也没想到会被送到这里,感觉是睡了一觉,做了场噩梦,睁开眼就发现家变成了精神病院。我不恨爸妈。他们都是好人,一集电视剧就能让他们热泪盈眶。他们这样做只是出于对我的关心。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病人。有病得治。两年前,他们不就是把江南送到这儿来了么。当时,我是赞同的,我也认为江南患了病。但是,现在我不这样认为。我猜测江南肯定在寻找某种东西,他与现实生活的格格不入是因为专注。他那神秘的眼神和微笑,在我们第一次见面就给我直觉。遗憾的是,我只是以我的浅薄来爱他,提心吊胆地爱他,害怕失去他,根本没有进入他的内心。我失去他是必然的。我现在很感激被当作精神病人,我很感激,因为至少在这方面,我和江南完全相同……
    与他相处的日子,我常常表现出热恋女孩子的天真和故作天真。我常问他:江南,你真的爱我吗?是一生一世吗?他不说话,只是温柔而神秘地微笑。他的这种沉默不语似乎又胜过千言万语,让我既失落,又高兴。不过,他对我非常好,真正的细心呵护无微不至。他也很优秀,外表高大英俊,业务能力也很强,他的广告公司是全市广告业务的领头羊。他这样的男人走到哪里都不会被漂亮女人忽略的。或许是因为这些我才会提心吊胆吧。他的捉摸不透或许仅是我自欺欺人的借口,我真正的担忧在于他对我的好和他的优秀……
    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有一条非常美丽的江,江水清澈如条蓝色的哈达围着城市。江南非常地喜欢这条江,常常用那会说话的眼睛与江水交谈,仿佛那蓝蓝的世界里葳着与他极其投缘的人或物,只有他能够看得见。我从他眼里读出了眷恋与热烈,他的两眼和黑珍珠一样闪亮。那眼神是多么地熟悉又陌生啊。可它不属于我,尽管我近在咫尺。我成了完全多余的人,和岸边的一根枯草一粒灰尘没有两样。我常常气离开。如此几次后,他似乎厌倦了道歉,只是对着我微笑……
    那个三月油菜花黄灿灿地点缀着江岸,在江边的沙滩上,我们的野炊进行得如火如荼。江南很少见地冷落了江,他的兴奋完全属于我,属于我们的野炊。我们的爱情伴着袅袅的炊烟,散发出浓浓的阳春气息。我因此兴奋得象只宠物狗,他的宠物狗……
    我真的恨透了那声呼叫,是它,毁了我的野炊,毁了我的江南我的爱情。但是我没办法,它尖锐地在江边回荡,没有人不明白它的意图……
    江南果然丢开了我,丢开了野炊。我赶紧跟过去,在中途拦住了他。我不是无情无义,也相信他的水性。每个夏天,他总是要托着我横穿江水的。但是,救人是另外一回事。小时候,我就听奶奶说,在这江里是不能救人的。因为,落水的人都是被江底水怪看中弄去的,你如果救了,水怪迟早会缠上你。这不是谣言。奶奶无牙的嘴巴里装满了实例,她亲眼看见的悲惨实例。这些实例平时全被我忘记,江南奔跑的身影使它们全复活了。奶奶的嘴巴也跳出了九泉,宛如黑洞洞的骨灰盒,正向江南,我爱极了的不能失去的江南,罩去。江南丝毫不理解我的担忧,先是惊讶,接着愤怒。我表现出从未有过的泼辣与固执,死死地抱住他不放。附近有农民过来,他们也只是观望。我象得到支持似的说:看,没有人下去吧。江南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叫后挣脱,义无反顾地跳进了江水。落水的学生获救了,他女朋友涕泪齐飞的感激没给我一点喜悦与幸福。我眼里全是蓝蓝的江水,我的江南,他被水怪拽着,正在下沉……
    随后江南在江边买了一幢复式楼,我们的爱巢和鸟窝一样筑得又高又舒适。住进去后我很快发现,江南又属于了江水。他每天都要站在阳台上看江水,出神的时候一天比一天长。有一天,他竟然对我说:我不想上班了,公司你去管理吧。我问为什么,他只是神秘地笑着。但是,我感觉,那微笑不是因为我,而是为江水。我就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里依然是蓝蓝的水世界,没有任何奇迹发生。果真,他不再去公司,成天坐在阳台上守望江水。公司打电话来他不接,最后他干脆将手机关了。我很想跟他争吵,但是,忍了,我耐心地跟他解释,甚至哭着求过他。他没有表现悲伤,也没有喜悦,只是平白癜风特药哪里有卖静地微笑着,神秘地微笑着。我没有办法,悄悄地通知了他最好的朋友。一点效果也没有。他无动于衷,好象不认识朋友一样。最后我向父母求助。父母是典型的小市民。他们内心里生怕失去这个能干的准女婿,面子上却要摆出严肃冷漠的样子。他们配合默契,爸唱红脸,妈扮白脸,很巧妙地跟江南说话。江南脸色平静,始终对着江面,没有说一句话。爸妈敏感地想到江他可能有了新欢,肤浅地撕破脸皮,一齐说了许多难听的话。我大惊失色,赶紧把他们劝走了。晚上,他还是坐在阳台上,一动不动地望着江面。我哭了,从没有过地哭着。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变成这样。但是,他不跟我解释,只是微笑着。夜半的时候,我靠着他的大腿睡着了,他俯下身来把我抱上床。我从梦中惊醒,忍不住号啕大哭。他似乎对我说了句什么话。可我由于过于悲哀没有听清。几天下来,他胡子长长了,硬硬地戳得我生疼。而在以前,他是非常注意仪表的……
    从此,我的生活完全变了方向。我得下厨房学做饭。我永远都记得那是多么地手足无措。可是,江南依旧无动于衷地坐在阳台上,即使我被沸油烫得大叫也不说一句话,连个关切的眼神也不投过来。我端过去的饭菜他开始吃得很香,对我抱以微笑。后来,他不再吃了,神态也陷入了痴呆。我慌了,一遍遍地问他怎么啦。可要去医院检查,他表情木讷,只是望着我。那眼神,和冬天最硬的冰一样……
    我终于忍不住,再次喊来了父母。商量之后我们把江南送到市精神病医院。奇怪的是,江南表现得非常地顺从。医生告诉我们他患了严重的忧郁症,要住院治疗。我哭着告诉他要好好听话,尽快把病治好。可是,当天晚上,他回来了,回来得无声无息莫明其妙。我是在第二天早晨醒来后发现了他,他坐在阳台上。我以为见了鬼,吓得尖声大叫。他似乎没听见,只是望着江面。他是怎么回来的呢?我清楚地记得昨晚睡前已将门反锁了。我跑到门前,发现门还是反锁着的。我努力地睁着眼睛,江南还在那儿。于是我敏感地想到,阳台上的江南可能是鬼魂。我鼓足勇气走过去跟他说话,他脸上有了微笑。清晨的阳光里,他明显地瘦了,但是,眼神和阳白癜风康复案例光一样明亮。我问他怎么回来了。他只是淡淡地说:我在等。……
    他终于开口说话了,这让我高兴得流下眼泪。我情不自禁地抱住他脖子,一遍遍地说你终于说话了。他说:会出现的。……
    喜极而泣的我没有留意他的话,等平静后发现,他又沉入痴呆中了,任我呼叫哭喊都不回头……
    很快精神病院打电话来询问他的下落。我正准备告诉实情。他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我象得到某种启示似的敷衍过去。医院问可要报警,我说不用,他已回来了,精神也正常了。随后我很惊讶怎么会有那样的灵犀,可是,江南的目光怎么也唤不回了……
    下午,我去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此后,我每天晚上做梦,梦里江南要么变成妖怪,要么变成神仙,怪怪地在面前飘荡。我常常在半夜白癜风医院电话哭醒,醒来后非常希望江南能给点安慰。可是,他冷漠地坐在阳台上……
    终于一天晚上,我感觉到了雨一样的东西滴到脸上。醒来后,眼前那蓬头垢面的怪物没有给我惊慌,我知道是江南,我喊了声江南就抱着他哭了。他轻轻地拍着我背,忽然说:我要走了。我惊恐地问他去哪里?他却不说。他继续说些我根本听不清的话,那时我竟然忘了他要离去,迷迷糊糊地又睡着了。忽然我从梦中惊醒,惊奇地发现身边站满了人。爸妈都在,还有警察。爸很生气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一大早江南打电话来说你有危险……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发现江南已不在了……
    江南已不在。我突然恐怖地看到一幕场景:江南慢慢放下我,为我整理好被子,然后走到阳台推开窗子,跳了下去……
    一定是昨晚我睡着后发生的!我控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从床上跳起跑到楼下,路面干干净净,一滴血也没有。当我抬头向上望的时候,发现,江南正坐在阳台上呢。我发疯地跑回家里,阳台上又换了其他人。我两眼发黑瘫倒在地,醒来后发现躺在医院里。妈妈坐在病床边低着头擦眼泪。爸爸在走廊里,扯着嗓门不知在骂谁……
    等我出院后,爸妈与江南的父母进行了一场谈判,当着我的面。结果他们得到了复式楼。而且,广告公司也归了我。我不想要,意外的是,江南父母坚持要给我。他说是江南的意思,还说昨天江南回来了,跟他们谈了一晚上。我惊异地望着他们,问:江南昨晚回去啦?老人马上改口说是托梦。我一点也不相信,高兴得立刻跑了出去。爸妈拉住了我。他们很严厉地告诉我江南即使没死也不可能回来了。等江南父母离开后他们又说,现在你还怕找不到男人吗?我没有反驳,他们的眼睛只看得见,房子,广告公司……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脚梢皮 头上,脚梢皮 赚了 5 点 威望.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111.201.195.4:4542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