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6|回复: 0

锯掉了,那一株枇杷树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3 13:5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锯掉了,那一株枇杷树
  

  锯掉了,那一株枇杷树

  ——四月禅

  

  

  我从西北戎马疆场归来, 那是1978年的事。在四季葱笼的南方家乡,我寻找那一株不能释怀的、生长奇特的枇杷树。它不是实在的“果实”,更不是让我垂涎欲滴的她。

  它生长在一条狭长而阴暗的过道中,是那么的不起眼,那么的乏味,却温柔地依偎在我曾独居过的小屋门前。痛苦的宝宝的气色告诉你他的身体状况时候,我会傍它而泣;高兴的时候,我也会傍它而泣。我视它为生命中无所道理的依恋,因为它是那狭长的过道中唯一伫立在我眼前的屏障。它认识我,我认识它,我们没有交流,却又无时不在交流。

  它从墙角的石板缝中生出,倔强地冲向“白夜”、长上屋顶,它的枝干并不那么粗壮,曲曲折折地在阴暗的过道中弯了四个弯。但它的树冠却象一把蓬开的大伞,随风摇曳,仿佛说着:生命就应该如此这般。

  它为什么长在这个地方?它是怎样长高、长大?有谁、在什么时候关心过它、浇灌过它?这一切,在我的记忆里全无指向。它象一个谜。

  记得我的少年时代,是在孤独、寂寞和被人唾弃的日子中度过。但那株枇杷树,在我最思念亲人的时候,给我带来了生命的安慰和快乐。

  在轰轰烈烈的年代里,谁也没有注意到这株枇杷树。那苍老而枯槁的枝干,那蓬开而茂密的冠叶,长上屋顶的它呀,躲开人们的视线开花结果,又有谁知道呢?

  我着实想尝尝人间的香甜。在那些日子里,在孩童的困惑中,每天我都在枇杷树下搜寻,搜寻那枯黄凋零的叶片;搜寻那新鲜生命的嫩芽;搜寻那啁啾小鸟的呢喃……硬是眼巴巴地看着几串枇杷由翡翠变成玛瑙。

  那时大人们都运动去了,困惑的困惑,痛苦的痛苦,幸福的幸福,哀伤的哀伤,他们的整个身心都在为自己的命运奔忙。谁也没有去注意那个蹲在屋檐下盯着枇杷树的羸弱小孩。我只管乘着无人的时候往上爬。无须多费力,它有搭脚的四道弯呢,翻过屋檐便上到了屋顶。脱下背心,扎紧腰口,哪有什么腰啊。我眼馋地看着那几串枇杷。不容多想,摘下那几串熟透的枇杷往衣兜里装。可气的是衣兜是那样的小,只能装下几粒。孩子的欲哭无泪,让我如何说好。虽然馋嘴角周围有白斑是怎么回事得直流口水,却忍住没往嘴里放,我要让关在牛棚里的妈妈,先尝到这棵怪树上结出的奇怪果实。熟透的枇杷太少,吃一个就少一个啊。

  我盼着、我想着、我念着:天啊,快快黑下来,让我可以从沿墙的水沟里爬过去,不被人发现地来到关着妈妈和其他阿姨的牛棚后面,用黑黑的小手,从口袋里掏出枇杷,踮起脚尖,托到后窗口,再轻轻地喊声:妈妈。

  心里盼着、心里想着、心里念着,仿佛看见妈妈的双手伸了出来,借着浮动的月光,我看见了一双伤痕斑斑的纤弱的手。这双手捉住了我黑黑的小手,感觉是那样的柔和。

  过去是外婆带着我们长大,妈妈给儿子的母爱太少。现在妈妈的手抓住我的小手,使我这颗幼小的心啊----颤抖。

  “好孩子”,妈妈的脸庞出现在窗口,月光中,我看见了妈妈那双乌黑发亮的眼睛,我的内心是多么地激动啊。再仔细瞧瞧,那双眼睛已没有了内容,空洞地盯着我微笑……

  兴奋中,我那孩童的脸蛋滚烫发热。坐在门前的石阶上,抬着头,直着背,挂着泪,看着那株枇杷树,我找到了一个孩童心灵的幸福。这幸福来自它。

  父亲在哪儿呢?听人说,他关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他若能听到孩子的内心独白,我准能感受到一次让人震撼的父爱。

  幻想够了,就伸手去口袋里掏枇杷,可里面只有几粒青青的果实。我再一次去寻找熟了的枇杷。背靠着墙,双脚抵着树干爬了上去。黑暗中,我坐在屋檐上,一双黝黑的小手在树枝上摸来摸去。摸到了,不知它青或黄,不知它涩与甜,摘下来,不由自主啊,我塞进了嘴里。哦,它酸哪,但在我心里它是那么的甜。

  后来我到了农村,看见大山里的石缝中长出的任何一株针叶或阔叶树,我都把它看成是我心中那一株枇杷。

  日子一天天过去,父母亲又“工作”了,我无限量吃冰激凌的弊端也从农村参了军。在西北边陲,用饱蘸深情的笔,问到了妈妈:那株枇杷树还在吗?

  盼啊,等啊,念啊,我读到了妈妈的来信,却是那么的令人失望。她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只一个劲地对儿子说教?

  又一个金秋时节来到了,我儿时的朋友、目前的战友,告诉我一个令人惊喜万分的消息:他父亲要专程来部队看望儿子,临行前会去我的家。我心想,关于那株枇杷树,妈妈总该有个答复吧,说不定还有我梦中那一串香甜的枇杷吧。

  在一个风雪交加的傍晚,战友的父亲来了,长时间地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说。我用乞求的眼光看着他,心里想,您说说吧,到底给我带来了什么。

  “带来了,你的爸爸妈妈给你带来了几句话-----阶级、团结、学习、节约……”

  我多么失望啊,我妒忌我的战友。他的爸爸真好,给他带来了那么多好吃的东西,还骗我说,这是给我们俩带来的,也是我父母亲的心意。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了。

  五年后,我复员回到了家乡。那种高兴、那种激动、那种心象要从胸窝里蹦出来的感觉,在胸膛中擂鼓一样咚咚作响,真让人受不了。亲人们都见到了,革命的词汇也说够了,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要去看看那株我心中的枇杷树。我要去找回那瞬间灿烂的微笑,那让我沉湎其中的幻想。来到那条狭长的过道,我目瞪口呆。只觉得心啊,一个劲儿地往下沉。枇杷树被锯掉了,只剩下短短一截树桩。我望着光秃秃的树桩,泪水止不住地涌出我男子汉的眼眶。被锯掉的哪里是树啊,是一个孩子所有的期待,是漫漫长夜的安慰,是对亲情的渴望,是……苦难日子里的所有梦想。

  后来我从一位大婶的口中知道,妈妈不愿意看见这株枇杷树,她知道会唤起我许多沉重的回忆。“锯掉它”,妈妈说。

    

  

  联系方式:(Email)sobigbird@hotmail.com|
回复 111.201.195.4:44029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