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3 16: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和陈先生认识大概是去年刚入夏的事情。在我印象里那个夏天并没有往年那么闷热,说起雨天大概也有些连绵不绝对头发多一些呵护就可以远离脱发的困扰的意思。  当时的我正处于一个比较抑郁的时间,性格变得比较古怪。陈先生总是笑话我说,你可能也不是很了解真实的自己。其实我不了解的是现在的我自己。我不太记得最初我是什么样子了,人总是很健忘的,尤其是这种随着时间而渐渐发生的变化,直至某一日或许也会惊呼好像有哪里不太一样了,却连最初是什么样子也无法回想起来。  抑郁症这个名词真正出现在我生活中是始于某次学校心理咨询,当时我的想法也不大能完全回忆清。最初大概是出自某种想要确定自己的心态去了心理咨询,果然是抑郁症了吗,去的路上始终放不下又能帮到自己多少的怀疑,更多是走投无路的茫还有自救的挣扎,果然只能这样保湿需要春天来进行了把。  经过那样漫长的日子,我也以为我慢慢恢复了。但是多多少少无法对现在的自己释怀。我应该真的很健忘了,前些日子去医院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些缺血钙,开了不少,头两天我很害怕陈先生生气,其实吃药的时间也不太对但是勉勉强强药都吃过了。后来却有些怎么也记不住了,忙起来的时候这件事仿佛从脑海里完全蒸发掉了,空闲的时候就算看见桌子上的药也很难将药罐和自己吃药这件事上联系起来,或者说是看到也不能识别出来这是每日必吃的药。陈先生每天回来的时候会提醒我,这样我才能记住,等到他询问你吃了几次药的时候多半又会闹得不欢而散。后来大吵的时候他愤怒得告诉我,永远都不能记得吃药,我前一天提醒了你也不过就当时记得住第二天永远不能想起这件事。当时他是觉得我不够重视他还是厌恶了我的健忘呢。其实我真的没有想惹他生气的,我也想过要不要设个闹钟,可是我的脑海里的想法总是零散的,为人也过于拖沓,就连写这些文字的日程也是一拖再拖下完成。设个闹钟这种想法一是出现的并没有那么多,二是偶有想法很容易被各种零散的事覆盖,对我来讲都是些追溯无望的事情。可能是没有小时候那么简单了,放学回家前脑子里可是连要去哪家书店要买什么东西都条条框框的按照顺序记着呢。不过想来,很感谢今天的一时起意,我应该会记得今天的药了把说不定还能记得设个闹钟。第一次陈先生发现我没有吃药的时候,我思索了片刻要不要先告诉他吃了,没有到的分量偷偷把药扔掉,其实我觉得这样他也不太会发现。但是直觉告诉我这样做自己的某些地方或许会有些不太一样了,我不知道开了先例会不会有各种各样的变化,万一陈先生以后慢慢不喜欢我了怎么办。只是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不那么喜欢我了。  我们养了只猫,有快半年了,现在也可以每天打着咕噜声乖乖窝在枕头上睡得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除开洗澡的时候凶的不认人以外应该一切都还好。那天吵架,陈先生说受不了我的时候,我很想拿花花以后就没有女主人这种事来留下他。只是脱口之前骤然意识到假如人都可以重新习惯新的生活,猫这种生物又怎么会恋旧呢。想来实在没有什么说服力,也不太愿意听到陈先生气头上说出猫还会有新的女主人这种话涂加难过。要很认真的去回忆那晚感人的果实来历我们是怎么吵的不可开交的对现在的我来讲太困难了,这还得一天时间才行。陈先生那天晚上说希望我放过他,一开始他多多少少是感情支配了大多数的自己,现在却是恐惧了,他说从我是个神经病开始早已对我做到了仁至义尽,现在也没有太多感情了。他说我还求他别离开是为了什么呢,不过是自降身份自取其辱罢了。他现在只想好好工作,赚钱来回报自己的家人。只希望我能和他还有他的家人保持距离而已。他说大家都不喜欢我,他的朋友甚至时不时会开玩笑再介绍个女朋友给他。我还记得最初的时候他说只有我和你是最亲近的人,亲人朋友最后都会隔了一层,不比你我。当时我很高兴的,原来我们是这么亲近的嘛,我想那个时候陈先生是爱着我的。只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在陈先生的保护范围内了,可能是厌弃我的反复还有健忘。第一天吵完,陈先生睡得很熟,我在半睡半醒之中听到了他的呼噜声,有些放下心来,但是头脑仿佛炸裂的疼痛却让人难以入眠。迷迷糊糊度过了一整宿,第二天醒来陈先生不太理我,我说什么他也只是抱着我不讲话,我有些害怕了,他是不是反悔又想赶我走了呢。那我还能不能留下来了呢,大概是抑郁症的后遗症,变成了很容易被想法情绪笼罩的人。哭哭闹闹的过了一个早上之后,陈先生有些不耐烦的说,又怎么了,一早上就哭。我才停了下来。看了一下午的电影,净挑了些难受的电影也不知道是掩盖自己的情绪还是为了什么。到了下午,陈先生吵架时说的话老是徘徊在脑海里,有些难以控制,那个时候我多多少少感觉到陈先生的变化了,我想就算我们以后还在一起,他可能也不是出于爱情把,然而这些东西可能会让我的内心最后空无一物。第二天晚上的时候,由于一周的疲劳,我其实睡得很熟,到了早上才有些不安分。这是指睁开眼的次数特别多,虽然可以确定我是清醒的,但是半醒的认知并不怎么经过自己的思考。我不停的翻身,不停的挣开了喷雾帮你对付干燥陈先生的怀抱,甚至有些本能的抗拒他,是不是觉得他会让我不高兴呢。我想我们这样大概是不行的。所以醒来的时候,开始写了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不知道我会不会擅长写情书,假如我给陈先生写封情书他会高兴嘛,还是觉得肉麻不太愿意看。  未完
         





 (散文编辑:可儿)
回复 111.201.195.4:47224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