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15|回复: 0

那些花儿_0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3 20:04: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花儿
  

  那些花儿

  ——东仙

  

  

  就是那么不经意间,我一回首,看到路边的花开了。开了好多年的花,欣赏了好多年,却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只有粉红和雪白这两种颜色,开得单纯而妖娆。我站在办公楼上,感觉自己的思维,在那一树树雪白与粉红的花之间散步,并且随时准备将自己深埋于一朵花中,藏身于粉红色的罗幔之中,或者消匿于雪白的花香里。

   其实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在自己的潜意识里,会有恋花的情结。一直都以为自己是一个只喜欢风云般飘逸的女人,却不清楚隐匿在自己骨子里的暗香。那是一种离我太远太远的感觉,似某个人幽幽的呼吸。那是一些艳红的唇,有芳香在唇边飞舞。而我只是一只轻薄的蝶儿,只有独自在阳光下叹息。

   阳光下低矮的栅栏,褪色的小屋。栅栏的四周,盛开着艳红的花儿。那些花儿如同青春的少女,亭亭玉立于清新的风里。屋子里总是黑的,一种寂静而神长坐不起小心导致肛门瘙痒秘的黑。在那屋里,坐着一个黑黑的女人。她用那双粗糙的大手,为我剥过紫红色的鸡蛋壳。她曾经把那些热乎乎的鸡蛋,塞在我冰冷的小手里,于是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手一直都是暖的,感觉温暖在周身跃动。可是,我不记得她的眼睛了。我只得记得黑,那么巨大的一种黑,弥漫在房间里。我也不记得她的声音,可是我知道我怕,怕那些花儿泄露我的秘密。怕她的声音,像怕黑夜的到来一样。

   每天,我都要去那个小屋里。去见那个黑黑的女人。看她卷着长长的烟卷,吐出浓浓的烟雾。看那一圈圈烟雾,像妖精一样舒展筋骨,然后化入无形。可是,我不看那个女人。也不看她的手。我看窗外那些花儿。那些妖艳的花儿,我看了它们好多年,熟悉了它们的体味,可是它们却不是我的。我的手,不敢去碰它们,怕它们的柔软会挫伤我坚硬的自尊。怕它们一个暧昧的眼神,陷我于万劫不复之地。每日里,我都是在颤栗中度过,一直在抗拒一日比一日更强大的诱惑。我看到那些花儿打开粉红色的门窗,在交头接耳。一只一只比我还要孟浪的蜂蝶,在它们的彩裙上飞舞。但妈妈天黑来接我回家时,我却要大步的从它们的身边走过,装得无动于衷。把它们嘲笑我的眼神远远的抛在身后。

   当有一天,我确定自己背上了书包,可以独自回家时,我再一次绕到了那道栅栏前。那屋子里仍然是黑的,像是黑夜安插的一个堡垒,或者一双漆黑的眼睛。温柔的阳光此刻正在那些粉红色的软床上午睡。那是下午三点的阳光,柔软而芳香。我终于敢用手去轻轻的触及那些绢绸一样的花瓣了,我想问下早期白癜风病人吃什么水果好把它们一层一层剥开,让它的秘密荡然无存,我要变成一只优雅的蝶儿,长驱直入它们芬芳的领地。可是,慢慢的,我看到那薄如纸般的瓣上有了折痕,忽然地,我不忍再剥下去,那好奇如蜜一般洒落在我心底,又如风一般转瞬消逝。那一刻,我感觉到了黑色的注视,来得如此真切,让我惊慌无措。我感觉到有一双黑黑的手握住了我颤抖的小手。我闭上眼睛,阳光如雨一样落下来,可是我的身体却在颤抖。四周寂静无声,仿佛一切都在停止,而我被定格在这个让我难过的下午。

   我睁开眼睛时,眼里还是那些微笑的花儿。那黑色的小屋并没有向我移动半步。其实我有好久没有走进那小屋了。好久没看到那个黑黑的女人了。其实,用现在话来说,她应该算是保姆?可是,这样并不算完全称呼。在我没有上学之前,妈妈每天上班前,都要把我送到她的家,由她来照顾我,而妈妈的工资要有三分之一是付给她的。而现在,我上学了,再不屑于走进那间黑黑的小屋里。可是我忽然很想念起那长长的烟卷,还有那像霜降巧进补妖精一样散开的烟雾。这么多年了,我见过好多人吸烟,却都没有她的样子高雅。那是一种黑色的弥漫,黑色的魅力,平静而沉稳。

   我最终在那个充满阳光的下午,达成了我不敢示人的愿望。直到我确定自己远离了那所黑屋子,才停下脚步。手里的那几朵粉红色的花儿正在枯萎。我坐在路边,就那么看着那些花儿年轻的脸上渐渐生出皱纹,像是在看一个女人如花的一生,就这样慢慢变老。眼泪悄悄的爬上我的脸,这就是我一直要的结果。当我还是那么小的时候,它们在我的眼前开放,我就想要它们的美,想要把它们放在唇边,放在手里,放在怀里,在晚上搂着它们入睡。它们一直在我的意念里,从种子,直到花蕾。现在,它们绽放在我的手里,然后安静的睡去,如丝绸一样的睡衣包裹着它们芬芳的身体。

   那个下午,我很晚才回家。那些花儿我是不敢带回家的。我怕妈妈的眼神,如同那间黑屋子。我像黛玉葬花一样,把它们埋掉,只是没有那忧伤的诗词,它们的灵魂也没有漫天飞舞。

   现在过去了好多年,但我知道那间黑屋子还在,栅栏外面的花儿也开得正艳。可是那个黑黑的女人,她还在卷着那长长的烟卷吗?我想看到那妖精一样的烟雾,舒展开柔软的筋骨,再化入无形。其实,我想念那些花儿,那些妖艳的花儿,它们给了我生命中最难忘的一个下午。它们用芬芳打造了我的骨骼,用花瓣做成的我的身体,却没有给我花之魂。它们一直在天堂,冲着我微笑,而我要过很久,才能放下早已经背上的书包。我知道,放下书包的那一瞬,它们就会来接我,直达天堂。  

    

  

  2006年4月26日
[发帖际遇]: 背鐍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3 点 威望,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111.201.195.4:46194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