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20|回复: 0

“八一”失战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6 19:3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当过兵的人对“八一”这个节日有着一种特殊的感觉;也许就是那军营里的生活留给军人有别于社会的东西太多;在今日的社会里走的太久了,看到的东西可能也实在太多,所以人到中年,来来去去,不知为什么能留驻心中的感情好象就只有那“八一”的情结。

  去年“八一”,战友们在一起聚会,我有公务出差去了,没有和大家在一起共忆那些难忘的岁月;今年“八一”我想着邀上几个战友叙叙,也算是对去年战友聚会我没有到场的遗憾的一种补偿。

  七月刚中旬,我就开始张乐着联系战友;要知道,二十几年了,战友们也都是各奔东西,都有自己的事业;就说我们同在一个县城,平日里相见的机会也是很少。要说把大家都凑在一起,那是很不容易的。于是我就联系了几位过去在部队常在一起的战友,也算是了却自己的一个心愿。

  “八一”到了,我早早在宾馆登记了房间,准备好了水果和烟茶,因为今天有从外省专程赶回来的战友,所以我还是要尽好宾主之宜的。上午十点钟,战友们几乎准时都到了。也许这就是军人的风格,别看离开军营这么多年,但是大家的军人气质好象还都在。

  “怎么马果没有来呀!”不知是那位战友喊着:“这小子怎么不守时呀;才当个什么破税务所长,就开始摆谱啦,我说他小子来了,我们得好好的罚他一回。”

  “他路远,说不定路上耽搁了。”我在替马果辩解。当年在部队我们可是最要好的朋友,整天都在一起,就是他对象写给他的情书,他也是每封都让我看;前年我去过他那里,的确是混的不错,在一个中等的城市里做税务所长,看去很气派;我在他家里住了三天,当时他不让我走,说还有好多好玩的地方没有去,说我来一趟不容易,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现在有钱了,什么都可以做的。可他看去还是那么的豪爽义气,要不是单位有事情,我还真想多住几天,看看他到底还能给我耍出什么花样来。

  “没那么一说;去年你没有来,那小子有自己的车,是日本进口的原装本田雅格,老婆都换成新的了。”

  “不会吧,我去时还是原配,怎么才两年功夫就变了。”我说。

  “现在这社会什么不会?我说你呀,在社会中都混达了这么些年头了,怎么还对这样的事情感到吃惊;真是让人想不通。”战友们看来对我这个总不开窍的脑瓜子还和过去一样的颇有微词。看来我只能缴械投降了。

  “那我们就先不等他了,我们先吃饭,他来了罚他喝酒。”我总是想让气氛回到当年的时分,因为我们今天走在一起就是为了寻找昔日的感觉。

  我们刚好凑了一桌,大家看来对桌上的菜肴不怎么感兴趣,到是对我珍藏的北京二锅头独有情钟。我知道我们这些战友们喜欢豪饮,所以也就多准备了几瓶,既然大家能凑在一起,喝上个一醉方休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也就不到一小时,不到十个人,看着七八瓶子二锅头全没有了,这时大家也开始不再说什么正题了,有的也开始往桌子底下钻。我看到这样的场面,还真怕惹出什么祸端来,赶忙要求解散。大家看去都不乐意,好在我当年在部队是个老班长,所以在他们的骨子里还是有着那么一点服从命令的基因。

  在餐厅服务员的帮助下,总算把一个个喝的都有些神志不清的战友送出了大门;本来我的酒量还是不错的,再说我一直在等马果,所以也没有敢多喝;不过这会儿折腾了半天,我好象也有了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

  回到给马果登记的房子,倒在床上就没有了知觉,也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做了一个梦,梦见马果和他那位漂亮的妻子来到我跟前,笑我怎么还和当年在部队一样,在社会中怎么混得连个人样也没有。最后他说要送我一个情人。呵呵!当时在梦里我和他还吵起来了,最后竟然动起手来。

  “你怎么啦?”我听到有人在推我,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一个中年女人正坐在我对面的床上。

  “你是……”我刚想问她是谁,结果眼睛亮了起来,原来是马果的前妻;要不是刚才战友们说,说不定这真子我还会弄出什么笑话来:“你怎么来了?”我赶忙坐起来:“你是从哪里来?马果呢?”不知为什么,我这阵子突然心里升起一种不详的预感。

  “他……”女人还没有说话,泪水先流了出来。

  “他怎么啦,出事了。”

  “让公安抓了。”

  “为什么?”

  “他贪污了三百多万,就一年时间,那时谁也劝不住他,当时我想到了你,我知道你们是最好的朋友,可是他后来开始找女人,找了好几个,我嫌丢人,所以没有和你联系。现在想起来真后悔,要是告诉你,也许……”

  “他怎么会变成这么个样子呢?”这时我的酒仿佛也醒了:“什么时候被抓的。”

  “也就一周时间,他走的时候,和他在一起的女人走了,他捎话让我给他送几件衣服;当时我真不愿意去,可看到孩子都那么大了,看到他也可怜,于是我去了;临走时他给我说,让我回来一趟,说你们战友要聚会北京哪家医院看白癜风,让我给你说一声,说他对不起战友,对不起你,让你失望了。”

  我楞楞的听着,不知道这时候该说些什么,看着眼前这位善良的女人,心里就象是打翻了醋瓶子:“好了,你别难过;孩子现在干什么呢?”

  “去年考上大学,暑假没回来,说是在打工。”

  “先别让孩子知道;过了这两天我去看看他,了解一下情况。”

  “不用了,没有希望了;那女人什么都说了,连存折都交出去了。他也知道自己这回犯的事情不轻,他让我带好孩子。”

  “那我也得去看看,要不明天我们就去。怎么样?”

  “看看也行,就算告别吧。”

  第二天我请了假,开着自己的桑塔那终结者和马果妻子就赶往那座城市;我们虽然没有在一个省,但是路程并不很远;五个多小时我们就到了目的地,也没有顾上吃饭,我们就直奔监狱。他的案子很简单,所以很快就结了,一审判决也下来了,是死刑。

  办好了见面的手续,马果的妻子说:“我就不去了,你们也好说说话。”

  我们见面了。他看我的眼神让我忽然联想到自己昨天酒后那一场梦……我们对视了很久,大概谁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你怎么能把国家的税钱留给自己呀!”我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说。

  “在我眼里,钱就是钱,别的什么都不在乎了。”看起来他比我想象的精神要好许多:“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谢谢你来看我。不过我想说,钱这个东西就是个好东西,它竟然能把我的命买走。”

  “老战友,现在我就有一件事情想求你。”他没有等我回答就又接着说:“我放心不下女儿,你能帮我照顾她吗?还有,我对不起孩子她妈妈,你替我向她道个谦。人这一生什么都可以失去,就是不能失去真情;人这一生什么都可以追求,但就是不能太贪婪南宁治疗白癜风的医院了,不然,到了我今天的时候才知道,人最宝贵的只有生命。”说到最后的两句话时,我发现他的双眼含满泪水;一个昔日刚强的军人,现在在一个失去自由的地方留下,竟然对生命有了如此的渴望。

  “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女儿的;对了,你没有考虑上诉?”

  “上诉?为什么?为了活命?……不用了,其实从我开始拿那不属于自己的钞票的时候,生命就已经不属于自己了。现在我只是惋惜,但我绝不是留恋,因为我的生命已经不属于这个世界了。”马果看去有点激动,不过在这一时刻,我觉得从他嘴中说出的话,那才是生命的真谛。”

  “她在外边,你想见吗?”我说的是他妻子。

  “不用了,失去了就让它失去吧,也许失去了才能找到好的归宿,我现在不配见她了。我是用钱把自己的一切都买走了,怨不得别人。”

  “你小子真混呀!我好想狠狠的揍你一顿。”

  “其实我也想让你打,就算是为咱们战友出气,也算是让我的生命在行将结束的时候,有了一个对自己的交代。”

  我不能打了,现在我没有打他的权利,我也不能去握他的手,因为那厚厚的玻璃割断了我们战友最后的希望。

  我流泪了……

  我离开了那里,没有停顿就开车回了家乡。一路上我没有吃饭,也没有喝水,脑子是一片空白,我想让自己再做一个梦,一个关于战友的梦,那怕就是噩梦也行。但是不可能了,因为噩梦醒来会是早晨,可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成了现实……

  后来他走上了刑场;听去看望他的战友回来说,本来是要对他人道一点的,用注射来结束他的生命;可是他不愿意,他请求用……

  我明白他的心思,做为曾经的军人,他现在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捍卫一个军人生命的形象;也许很苍白,也许很无力,但做为他的战友,我总觉得他不应该就这样走了,虽说也流出了鲜血。

  也许是他最后的选择,也许是因为我们从同一个战壕里走北京治疗白癜风多少费用出来的缘故,我想再去葬他的地方看看……

  不为什么!真的不为什么!!
回复 111.201.198.143:45273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