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7 19:0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偷窥
      
   
    老吴在理发行业干了足足三十年。如今,他已经是奔五十去的人了,却险些犯了个不小的错误。
    提起老吴的理发技术来,大华路一带的居民大都赞不绝口,他们认为老吴的技术精湛老到,尤其是推子方面的功夫,更是无懈可击,不愧是三十年的老理发师,那平头推的,随你怎么用尺子量,都不可能找出一根多余的毛刺全国白癜风医学高峰论坛 暨《白癜风诊疗康复标准》发布会 在京隆重召开。与此评价恰恰相反的是他理发店的卫生,这是老吴理发店唯一会引起大家非议的地方,他们不无遗憾地说,唉,太脏了,椅子脏,梳子脏,围布也脏,毛巾和洗头池更脏,脏的我们每次去理发都不得不换一身脏衣服,要不是冲他的技术好,我们完全可以换一家理发店嘛,这样下去怎么得了?
    老吴对大家提出的意见似乎充耳不闻,他把沾满碎发的梳子在椅背上磕了磕,撇撇嘴说,脏什么脏?路口的姐妹理发店干净,可是能理好发吗?
    这倒是个不争的事实,提起路口新开的姐妹理发店,大华路的居民同样不无遗憾地说,唉,干净是干净,服务态度也好得不得了,又是端茶又是倒水,那地板亮的,能当镜子用,可就是头发理的不行,坑坑洼洼,走到街上会让人笑掉大牙的。
    那样的手艺怎么开店?老吴推头推到一半,突然失声而笑,我看呀,去的人都是冲人家姐妹俩的脸蛋长得好看吧?
    老吴的话总是能引起大家的一片哄笑,在大家的笑声中,老吴对姐妹理发店的命运做了个精确的判断,他说,我敢打,不出半年,她们家准关门。
    应了老吴的话,姐妹理发店在开业半年后真的关门了,一拉到底的卷闸门上悄然贴出了此店转让的公告。大家以为这家店的失败经营一定会增加转让时的难度,谁会愿意接手一家倒闭的理发店呢?不过,出乎大家的意料的是,没出几天,几个着南方口音烫着发型的年轻人突然出现在大华路口处,他们时尚而夸张的装束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就在大家诧异的目光没来得及收拢时,倒闭的姐妹理发店已经换了新的主人,几天后,门顶的招牌上很快也换成了南方造型四个金光耀眼的大字。
    这倒是令老吴始料未及,听到这个消息后,他的表情很快就从忧虑恢复为常态,随即又转为幸灾乐祸,嘴角现出一丝讥讽地笑意,怎么,现在流行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吗?折腾来折腾去的,开店不需要花钱吗?这帮不懂事的孩子,等把老爹老妈的几个存款花光了就老实了。
    人家可都是南方来的理发师,听说是花了大价钱从上海学得手艺,你可别小瞧了人家。坐在后面椅子上大华小学的莫老师推了推眼镜说。
    老子当年闯上海滩的时候恐怕他们的老爹老妈还穿开裆裤呢。老吴得意而自豪的再一次对着大家滔滔不绝的回忆起了自己年轻时代的故事,并且在故事结尾处无比痛惜的加了一句评语,哼,现在的毛孩子,出去胡混了两天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学没学到真本事不说,动不动就拿着爹妈的钱打水漂玩,他们以为钱是刮风捡来的,嘿,真是作孽呀。
    不管怎样,不被大家所看好的南方造型还是如期开张了。据知情人也就是这家门面房的房东婆周阿姨透露,其实这几个小年轻可不得了啊,头发烫的棒极了。你们瞧你们瞧,我的发型就是他们做的,他们说这叫什么什么空气烫,现在大城市都流行这个。周阿姨一边在镜子前面搔首弄姿,一边不住嘴的夸耀。
    老吴的脸色难看起来,他原本就很厌恶周阿姨,认为她又小气又碎嘴,动不动就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跑到他店里来唠叨半天,而现在对她更是恨得牙根痒痒,千不该万不该,她不该跑到他店里来夸别的理发店,老吴认为,周阿姨愚蠢无知的行为直接损害了他的利益和长久以来他在大家心目中无可替代的地位。
    屁,你说的都是屁话,老吴把电推子重重的摔在了工作台上,怒气冲冲的说,你别臭美了,这种狗屁发型十年前就流行过去了,现在才拿出来胡弄人,也就是骗骗你们这些无知的婆娘罢了。
    正在兴头上的周阿姨被老吴一顿抢白,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她涨红着脸反击了他一句,你你你才无知呢,你整天吹你的技术好,也没见你烫过这样的发型,我看呀,你也就是会推推男问一下白癜风怎样防治好一些人的平头罢了,做发型你可没那个本事。说完这句伤人的话,周阿姨不顾众人惊讶的表情,昂起头走出了老吴理发店,她决定,就冲老吴今天的粗鲁态度,她以后再来不到他店里做客了。
    其实,周阿姨离开时说的那番话是有失公允的,老吴并不是不会做发型,据年迈的邻居马奶奶分析说,老吴的店里原来也有很多烫发的项目,而且顾客不在少数,她本人就一直是老吴的忠实顾客,可是如果比较起来的话,他的平头顾客更多,多的数都数不过来,以至于烫发的顾客每次来找他做发型都得排很长的队伍,浪费很多时间,最后没有办法,大家只好退而求其次,跑到市里面的大理发店花很多的钱去烫发,时间一长,大家也就习惯了,需要烫发时,不再考虑先到老吴店里,而是都坐车去市里面了,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他再有本事,一个人也化不成两个人。
    老吴的店通常都是在晚上十点以后才收工,这时还会有人陆陆续续的走进来,碰上老有人去过北京中科医院治疗白癜风吗吴心情好时,他会不辞辛劳的继续工作,直到送走最后一个客人,但这天老吴的心情完全被周阿姨白天的那番话弄糟了,在店里还坐着不少顾客的时候他就推说今天身体不舒服,让大家不要等了,他要休息了,明天请早吧。
    这无疑是下了逐客令,大家极不情愿的把屁股从已经坐热的椅子上挪开。
    拉下卷闸门,看着满地的乱发,老吴此刻丝毫没有困倦的感觉,墙上的石英钟时针指向了九点整,以往在这个时间,老吴总会有种年龄不饶人的感觉侵袭而至,但现在有肚子里的一股气撑着,他不累了,只觉得喉咙里梗的难受,像是塞了一块硬东西。
    老吴独自躺在里间屋的床上生闷气,已不结实的木结构单人床随着老吴翻身的动作发出刺耳的间歇性声音,他怎么也睡不着。姓周的娘们算什么东西呢,她有什么资格来评价老子的技术?老吴恼火的想,她不就沾了回南方人的便宜嘛?他猜测周阿姨作为房东去烫发,人家肯定没收她烫发的钱,这个死老娘们,得了便宜卖乖,到处宣扬南方人的技术,这不是给老子添堵吗?
    自从老婆患病没了之后,老吴单身一人经营这家理发店已经好几个治疗白癜风的权威医生多少年头了,一对儿女在外面上学只有放假才回来,因此老吴的单身生活是很枯燥乏味的。每天除了工作之外,老吴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电视,新闻,连续剧,综艺节目,甚至广告,有什么看什么,每天都要看到很晚才睡,现在他连看电视的这点兴趣都没了,白天姓周那娘们的话始终在耳边恶毒的回荡,他反复回味着,心情再一次陷入低谷。怎么搞成这样?他不无遗憾的想,原来我的那些烫发顾客怎么就没了呢?
    既然睡不着,老吴决定趁晚上街上人少,出去走走。经过刚才的一番折磨,他的情绪已经从气愤转为了不屑,不就是几个南方来的小孩子吗?他想,有什么大不了的?量他们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在大华路一带,还没有谁能和老子分庭抗礼呢。
    初春的夜晚寒冷依旧,夜色是雾腾腾的,四下里静悄悄,有什么鸟突然从暗处飞出来,在空中一晃就不见了踪影,有点象恐怖片里的场景。时间不早了,街上没什么人,老吴紧了紧大衣,竖起毛领把半个脸包住,在大华路深处徘徊了片刻。从这里望向路口,隐约能看见路边人家的灯光散淡的洒下来,给原本昏暗的街道涂抹了一层神秘感。他突然做了个隐晦而大胆的决定,对,去路口新开的南方造型附近溜溜,据说他们一共有两男两女四个人,四个人一间屋,怎么住呢?他知道南方人一向都很开放的,可是能开放到什么程度呢?对,去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老吴又使劲紧了紧呢子大衣,把毛领往起立了立,将整个脸包住,现在他有些后悔没把箱子里那件带帽子的军棉大衣穿上,那样就更隐蔽了。
    老吴蜷缩着身子快步走在大华路的街道上,有零散的行人和车子从对面匆匆过来时,他会早早把被毛领包住的头深埋下去注视着脚下,目光尽量收拢着。还好,没有人认出他来。
    快到路口时,老吴慢下脚步,他看见前方路左侧南方造型的卷闸门是拉下来的,但是一抹灯光从门底下的缝隙中亮出来,证明里面是有人的。竖起耳朵,隐约还能听见有男男女女说话和哄笑的杂乱声音,他甚至还听见了一声女孩子的带些兴奋的尖叫声。
    老吴有些激动,眼睛在暗处放出光来。这时,有车子迎面过来,老吴急忙弯下腰,低下头,装作往前走的样子,慢慢走了几步,待车子过去后,他又停住脚步,现在他几乎就站在南方造型的门口了,里面传出来的声音更加清晰了。这时,又有一个大胆的念头冒出来,老吴想,不如绕到房子后面去,趴到后窗上,那样神不知鬼不觉的,房间里的一切动静不就尽收眼底了吗?
    老吴四下瞥了瞥,确定没人后,快步绕到了房后。后窗的窗台大约有一人多高,窗户不大,是闭着的,有明亮的灯光斜射出来,现在可以确定的是里面并没有拉窗帘,也许还没来得及安,老吴的身体激动的有些抖。他踮着脚尖走到窗下,直起身子试了试高低,然后有些失望的摇摇头,以他的身高,踮起脚来也够呛能看到里面。此刻,从窗户的缝隙里又传出一阵男女混杂的哄笑声,老吴急了,环视四周和脚下,幸好旁边另一家的墙根下有个用砖头围起来的煤堆,他轻声走过去搬砖,生怕弄出动静来,就一块一块的搬,搬了大约五六块,觉得可以了,这才把脚踩到砖摞上,身体贴着墙面慢慢的一点一点往起立,终于,抖动着双手扒住了窗沿,他探出了半个头,眼睛睁得大大的。
    屋里的景象此刻已经一目了然了,狭长的屋内被一条半拉开的大红色的天鹅绒窗帘隔为两半,里面是一张大床,外面则是摆放着镜台和理发椅的工作场地,屋子当中摆了一张流行的钢化玻璃面的小圆桌,周围挤坐着四个装扮奇特的年轻人。老吴想,他们四个人不会就睡在一张床上吧?他们的发型在灯光下显得异常古怪,有个男孩的头发甚至染成了令人反感的水粉色,另一个男孩留的是周围剃光而头顶上方是类似鸡冠子似的夸张发型,两个女孩就更不用说了,除了打扮的花枝招展外,发型也奇怪的令他咂舌。老吴险些笑出声来,因为他看见一个脸色被粉饰的如同女鬼式惨白的女孩,不知听见一句什么话后,突然从一个男孩的怀抱里跳起来,劈开两条长腿面对面坐到了另一个男孩身上,那个男孩嬉笑着发出夸张的哼哈声,女孩则随着男孩的声音在他身上剧烈的颠簸起来,随即四个人同时哄笑起来。
    这是理发店吗?老吴脸现讥讽之色,这不是淫窝吗?
    老吴临走时对屋里的景象再次扫视一遍,然后伏下身子,把砖头一块一块挪回原处,让他们折腾去吧,老吴不屑的撇撇嘴,低声对自己说,就冲这样的货色,相信他们也维持不了几天。
回复 111.201.198.143:60377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