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7 19:5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进“两基”工作进程,任重而道远,很多地方只重“迎检”而勿视现实工作,的确让人欢喜让人忧!……
   
    家访
      
   
    山花走了。
    肖老师的心口突然疼痛了起来,他抚慰着心口,只觉得膨胀的心脏像一个红红的苹果,山花就像一只肥胖的青虫子在里面筑巢,并冷不丁地咬了他一口。
    我们面前的肖老师太平凡不过了,今年五十九岁,斑白的头发虽凋零却梳理得整齐干净,身躯佝偻却还是能显现出年轻时魁梧身材的影子,偏瘦却精神矍铄,鼻梁上架着一付褪白的黑色老花镜,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时而从镜片中发出光芒,时而从老眼镜的上面扫射出来。肖老师一身着装朴实无华,严肃而整洁,同学们都怕他,也很敬重他。
    那天中午,太阳火辣辣的烧着大地,校园里的花草树木被烧得枯萎地缩进了脑袋。校园里一片寂静,学生们疲倦得连腰都懒得伸,正在酣酣地午睡,并陶醉在他们理想的梦幻中。山花就是在这样的一个中午卷着包袱走人的。
    肖老师发现时,山花已经走远了。
    那天下午上课,是肖老师的课。肖老师还是拱着被岁月压弯了的脊梁,迈着矫健的步伐走上讲台,值日生还是跟往常一样喊“起立”,然后同学们直呼“老师好”,肖老师就点头示意叫“同学们坐下”。同学们便齐整地坐下。肖老师的目光如往常一样凝视着每一张红红的脸蛋,注视着教室里的每一个角落。突然,肖老师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从老花镜中射了出来,亮光就落在那空荡荡的桌子上。肖老师皱眉揉搓了一下眼皮,扶正老花镜,再次地用激光般的眼神扫射了那张桌子,还是空荡荡的。与此同时,同学们失落的发着光的眼珠子也转移到那张空荡荡的桌子上。肖老师眉头紧凑缩成了一团,思索着,疑惑着。肖老师还没有回神过来,班长韦小娟便举手报告:“报告班主任,山花走了。给你留下一封信走了……”韦小娟边说边扬着那封崭新的信,疾步走上讲台来。肖老师从沉思中醒悟,伸手接了那封信,凝视着,只见信封上写着沉重的四个字“班主任收”,并还飘散着碳素墨水的芬芳呢。肖老师伸直接信的那只手像被重物重压了似的塌倒了下来。肖老师的心口也疼痛了起来,差点瘫软在讲台上。肖老师的眼睛湿润了,朦胧了,像苹果一样红扑扑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便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那人就是山花。
    肖老师似乎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似的。他并没有当场撕开信封看,怕它皱褶,肖老师就慎之又慎地把它塞进宽阔的口袋里,那可是一个学生对他的信任和尊重啊。肖老师迟滞了一下,便回过神来,他不想因此而搅乱了他的心情,他要以饱满的神态、高度的责任感上完上好每一节课,这是他的工作原则,即使是爹娘去世了也不例外。于是,肖老师调整了一下低沉的情绪,激昂地说:“同学们放心,一个都不会少的。”“打开课本30页。”……接着便是肖老师精彩的让人入的讲课,同学们就像饥肠辘辘的小苗一样吮吸着雨露和太阳的恩赐,尽量地把它吸完,并把它消化掉。
    下课后,肖老师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信封,里面是一张信笺,信上并没有写满密密麻麻的文字,而是几行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了的文字,出了称呼歉意之类的话外,就只剩下:“……有重要的使命让我去担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字少而内涵深远。肖老师凭他多年的教学实践和班主任工作,他猜测得出,山花是带着无奈和感慨走的。下学期就高考了,是开花结果的时节,是关系着莘莘学子们的前途啊。山花怎能扔下几行文字说走就走了呢?
    山花是肖老师班里的学生,留着黑黑发亮的短发,两鬂头发捋到耳朵后面,使人一眼望去,便见到她圆圆的红扑扑的脸蛋,像苹果一样润滋,手一捏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的评价便能挤出汁水来。弯弯的眉毛下面是一双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睛,恰到好处地点缀在那张红颊上,眼里的光辉活跃且灵动。山花是班里的学习委员,成绩拔萃自然不用说,她可是肖老师的一块心病啊。肖老师永远忘不了妻子因失去高考而留下一辈子遗憾的训诫,他不想给山花留下遗憾,也不想给教师生涯一辈子的他留下遗憾。肖老师知道,明年他就北京中科白癜风医学研究院医院是骗子吗,治疗白癜风选正规专科医院退休了,这是他带的最后一届毕业班,他要给自己的人生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于是,肖老师向学校领导说明了理由,决定周末亲自去山花家家访。
    那天晚上,天黑压压的,外面刮起哗啦啦的风,看似下雨但没有下雨,风吹到人脸上时,烫乎乎的。肖老师的家是瓦房,到处通风,空气很活跃,并且很凉快。但肖老师一说到周末去家访时,就遭到妻子强烈的反对。家里的空气凝结了似的,笼罩住那二十五瓦的灯泡,并使它晕暗了起来。妻子斥责地说:“泥巴都埋到脖子底下了,工资拖欠一拖再拖,还这么卖力干什么?”肖老师心里苦涩涩的,说:“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妻子怒着嘴说:“站岗站岗,你就只知道工作?中国人那么多,多一个也不多,少一个也不少……”肖老师说:“一个都不能少。山花的功课耽误不得!”一股莫名之火涌上了妻子的心头,她气愤地说:“你心里只装着学生,什么时候装着家,我和儿子?……”肖老师无言以答,他知道自己在很多方面对家、对妻子和儿子照顾不周,觉得很愧对他们。肖老师知道妻子心里有气,便不与她理论,埋头不说了。
    妻子在国营厂里下岗了,心里能不窝着气吗?她去应聘了几份工作但都成了泡沫,人家不是嫌她文凭低,就是嫌她人老珠黄。妻子就尽力地解释说,她不老,她浑身是劲儿,是国营厂里的劳模,当过技术员和车间主任。可是人家不听她摆老卖老的啰嗦,叫她回家静候消息……就这么一等就等几年了,还是没有着落。
    肖老师思潮翻滚,瘫软地坐在破烂的露出粉末的沙发上,摘下老花镜,只见双眼深陷在眼眶中,像是钳入的假珠子一样,一动不动的,也失去了光芒。肖老师心底里却涌现出了那段苦涩的往事。
    那年,肖老师和妻子如山花一样的年纪,一样地都在读治疗白癜风的中有哪些可以治好高中。妻子圆圆的脸蛋也跟山花一样红扑扑的,手一捏都能挤出汁水来。那时,肖老师不叫肖老师而叫肖强,妻子不叫妻子而叫白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们便被派到遥远的小山村插队“学农”,他们的爱情就是在那个偏僻的小山村酝酿起来,并开花结果的。那时,肖强和白雪干活都不要命,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理想:干的活多,得的工分就多,回城里的机会概率就多。在队里,他们每年每月的工分都是最高的,并得到队长的高度赞扬,为此也使他们少了很多皮肉之苦。和他们插队的那些“臭老九”,都是些弱不禁风的改造不变的“顽固分子”,有的被打得鼻青脸肿游街示众,有的当夜被打着第二天就横着抬上山埋了……肖强和白雪没有被折腾过,那都是因为一个“勤”字,队长宽阔的臂膀也护着他们,他们是全生产队学习的楷模。
    血雨腥风几年过去了,肖强和白雪还没有盼来“春风又绿江南岸”的时候。此时他们已到情窦初放、蠢蠢欲动的年纪了,肖强像一棵长在岩缝中的松树一样,虽然环境恶劣却仍然坚韧挺拔;白雪红扑扑的圆脸像成熟的苹果一样,流露着醉人的芬芳,让人垂涎三尺。但他们失落了,绝望了,所有美好的憧憬在此刻也无声息地爆裂了。在那没有星光寂寥的小山村的夜里,肖强和白雪痛哭地抱在了一起,于是就擦出了爱情的火花,并在那荒僻的山村上燃烧了起来。
    1977年,大地一片春光灿烂,阳光也折射到小山村里。可是,命运作弄人,他们结婚不久,白雪就怀孕,生小孩了,就在这个时候国家恢复高考,是这一茬人最后的机会,肖强顺利地挤上了最末一趟班车,而白雪因孩子还小却永远地耽搁了。后来,肖强就考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城里最高学府高中担任教育工作。白雪虽然也跟着肖强回到城里,但再也没有机会考大学了。白雪心里好恨啊,但总找不出“恨”的确切理由。白雪恨那个小山村,她的梦想就在那里破碎的;白雪恨丈夫肖强,恨他爱上她让她怀孕生孩子,打碎了她的理想;孩子跳皮倒蛋时,白雪就恨孩子,但她转念一想,孩子可是无辜的啊……
    不久,白雪就被安排到国营厂里工作,繁忙的工作和家务使她找不出时间来揣想,想的时间都没有了,恨也就恨不起来了。
    一直到后来,白雪从国营厂下岗回家待业,闲散的时间多了,胡想也就多了起来,那“恨”便从她的心窝里窜了出来。
      
    那个偏僻的小山村就是山花现在的家乡。肖老师回城后,心里一直惦治疗白癜风比较好的方法念着那里的一草一木,风土人情。还有那位煮着红薯给他们吃的老奶奶,那慈祥的脸上洋溢着一个母亲特有的微笑,让他们在那个时代找到失落了很久的母爱。他们的孩子也是这位老奶奶接生的。那时,在他们回城之前,老奶奶和队长曾找过他们,对他们说,政策好了,学校恢复正常了,要他们留下来,担任小山村学校的教员。可终究他们还是走了。老奶奶和队长巴嗒巴嗒掉着眼泪目送着他们一家人一步一步地走出山旮旯的。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有来过那个小山村,他们害怕看见巴嗒掉着眼泪的老奶奶和队长,他们害怕留在那个荒漠的小山村。
    肖强心里却时刻惦念着那个小山村。自从他分配到高中任教后,他就关心着那个镇、那个小山村的学生,他总是等啊等,可还是没有等来那个小山村的学生。肖强心里就琢磨,是不是那个小山村的学生都去读中专中师了。因为那个年段初中的学生都往那条船上挤,都想去抢那“铁饭碗”,落伍了有的继续去补习,还没有考上的才无奈地去读高中考大学,或者回家务农。没有漏网之鱼,肖强没有等到那个小山村的学生。可是,中专中师疯狂的年段过去了,像被霜打的茄子一样,蔫缩缩了下来,高中便如雨后的春笋,一夜间便从润湿的泥巴里冒出了无数个拥挤的脑袋,竞争也就激烈了。肖老师还是没有等来那个小山村的学生。肖老师心里就纳闷:是不是那小山村的学生都到别的地方去读书了,“留守”的他才没有等到。
    那么多年过去了,一直到前年,那个小山村的山花考上高中了,并被分到他的班级里。开学时,山花来交费注册,肖老师如见到久别的故人一样,激动得差点欢跳了起来,他知道山花考得上高中很不容易啊。
    可是,在两年后的那天中午,山花却走了,也把肖老师的灵魂带走了。肖老师几乎感到绝望了,回到家里刚与妻子谈了一下家访的事,便遭到妻子的谴骂,他的心里酸溜溜的。家访是学校教育工作和班主任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教师全面了解学生的重要途经。肖老师不知对多少个学生进行了多少次的家访,但这次的家访意义不同,这次是他即将离开讲台了的一次家访,有可能是肖老师最后的一次家访了,更何况山花是那个小山村的学生,多重涵义给这次家访增添了多层色彩。妻子不管怎么反对,肖老师还是果断地决定了,一定去家访。
回复 111.201.198.143:4876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