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29|回复: 0

我到了上海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10-8 02:59: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到了上海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决定要去上海,虽然我只小学毕业能分清男女厕所,但是我还是要去上海。如果我不去上海我会死的。穷死。
    我想即使我死在上海也无所谓,至少轰轰烈烈了一回,至少我死在了中国的最好城市上海。如果穷死在家里会很狼狈的,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男人,还是有点尊严的。更何况,我不想死在疼我的桂花面前!特别是我不能让桂花和我一起死,一起那样抱着搂着死。
    当我把我要去上海的消息告诉桂花的时候,她先是一震,接着就回过神来,对我说道,也是的,这个家沦落到现在,男人不出去干活是不行的,我也早就想和你商议要你出去。
      
      
      
    桂花是一个好女人,村里人都这样说,我也这样认为。不过村里人只看到一个侧面的好,他们只看到桂花是如何勤劳如何孝顺,如何在我父母卧病在床的时候任劳任怨,又如何在我的父母去世之后还那样不顾家人的阻拦继续跟着负债累累的我。
    桂花的另一个好只有我一个人知道,那就是晚上对我很好,特别是在我下地干了一天的活之后。她总是头靠在我的胸膛上,好象还经常哭,因为我能感受到有泪珠滴落到我的胸口,有些痒,有些痛。而每当这时我一言不发,坐立起来,抱着她摸她亲她。当她发出我认为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呻吟声时,我才慢吞吞地挺进她的身体,越来越激烈。我很纳闷为什么我做其它事情的时候是急性子,但是在这件事上虽然浑身灼烧但是很慢。而桂花也很理解我,由着我这样,欢快地迎合着我,发出阵阵让我陶醉的呻吟。
    我发现我有时候真不是男人,总是当我疲软着身体从她身上滑下之后,她拿着她那双汗津津的手在我粘乎乎的背上按摩,从脖劲到背到腰到屁股最后到脚,很轻很舒服,我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我背部的皮太厚,因为在桂花患上白癜风多吃什么对治疗比较好摸我脸的时候我能明显感觉到她的手很粗,可是在她为我按摩的时候却感觉很细腻很柔软。她为我按摩一遍完毕之后,就下床去厨房给我煮粥喝。白米经过她一煮之后就分外香……
      
      
      
    他们会让我出去么?虽然我已经决定要去上海但是我还是担心我的那些债主,为了帮他们还我父母生病和安葬的钱,他们一直不让我出去,要我帮着他们农忙,闲月里还要我和桂花帮他们养猪照顾果园。
    不让你出去你也要出去,偷偷地出去。桂花往门口张望了一阵之后说,样子有些好笑。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桂花也开始学会了“偷偷”这个词,心里产生一阵莫名的快意,不觉捏了她壮硕的屁股一把。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这个?又不是不给你,等这事商量完了之后让你好好地捏。桂花有些生气,我能感受到,不生气她是不会说最后一句话的。
    好说正经事,但是我走了他们会放过你么?这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问题,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使我不得不相信人深思熟虑之后话的真实性。
    他们应该不会对我怎么样,我一个妇女家。
    就是因为你是妇女家我才担心他们对你怎么样啊!在我刚才突然冒出那句话之后便开始迅速考虑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因为有个叫狼二的债主是村里出名的流氓,靠着自己父母的家业过得很殷实滋润,可是不少良家妇女遭过他的殃却因为他有权有势而闭口不言,所以他更加得寸进尺,只是由于我也比较高大粗壮,并且桂花也经常和我在一起所以他没对桂花怎么样,但是我知道他也想要桂花的,桂花虽然长得不是很耐看但是她由于经常出山劳动。
    桂花可能也想到了什么所以她一直没有回答我的话,我不觉把她紧紧抱住,生怕她一瞬间就从人间蒸发。
    就这样抱着也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桂花说别抱那么紧我都不能出气了我才松开。
    我还是要出去,要不你回娘家住?
    你又不是不晓得,我娘家因为我跟了你的事情已经不可能再回的。
    要不我偷偷地几天不露面看他们有什么动静?如果对你做什么我就出面!
    这样也好,可是往哪儿夺?
    你呀真笨,要不让村里人见着还不容易,躲在房里不出来不就行了?
    可是我一个男人躲到屋里却要你一个妇女到外头跑来跑去成什么体统?
    我知道你大富很疼我,可是不是说了就几天么?
    我感激地在她的额头亲了一口,然后抱着她往里屋走去……
      
      
      
    五个债主有四个来过我家,其中包括狼大狼二狼三他们三兄弟,而没来的那个是远在几十里山外的偏房舅舅,他是不会怀疑我潜逃的,也不会对桂花怎么样的。
    那天狼大他们三兄弟来我家的时候桂花正提着猪食桶准备去喂猪,被狼大叫住问话的,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和狼二靠得很近狐狸精似的女子,不时地用手缕那支掉下来的头发。
    我很担心他们对桂花怎么样,因此我小心翼翼地站在板壁后面透过那小孔望外张望。
    大富不在家么?好象好几天都没看到他了。
    啊他,他到上海打工去了,就是想尽快给你们还帐才去的。桂花说到最后声音很轻。
    那怎么也不事先和我们说一声?至少也要得到我们同意啊?你看现在稻谷也快丰收了,我们很需要劳动力呀?
    听到他们这么说我真感觉难受,好象我就是他们雇佣的长工,而我不过是欠他们一些钱,真是吃别人东西嘴短。没办法呀,即使我给他们打谷子抵帐算的工钱很底,可是除了这我还能有什么办法让那笔帐逐渐变小?
    也是的,但是想到没钱还你们和买油盐农药,我们心里也不好受啊!所以我们就商议让他出去,要不打谷子的时候我给你们打吧!
    这样也可以。狼大上下打量了桂花一阵之后回答道。然后带着一起来的几个人浩荡地离开,狼二和那个狐狸精走在最后,一起搂着腰,狼二不时地拿手去捏她的屁股,虽然那屁股翘得很高但是没桂花的好看……
      
      
      
    你今天晚上就走吧。桂花等他们走后就直接把猪食桶放下往屋子里跑。
    今天晚上,太快了吧,也要收拾准备一下。我径直走过去,拿手去抚摩桂花的屁股。
    有什么好收拾的?就那几件破衣服。桂花说着,很温顺地靠在我胸前,和她说话的语气有些不相称,我知道她还有话。
    你还有什么事?我拿开摸她屁股的手摸着她的头发,婆娑着。
    大富,我想要个小孩。说完她的身子又开始不住地颤抖。
    自从她嫁给我以后,曾经怀过孩子的,但是由于那段时间我父母刚好病重,我们都无能为力,只得请村里的赤脚医生找一些偏方给打掉。
    我突然想起也就是从那次打胎以后桂花就没怀过孕,而我也一直忙碌忘记了这件事情,但是我想桂花一定没忘记,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完成做女人的仪式,没有做母亲,不是一个好妻子。难道她对我那么好是心里在内疚?我心里有一丝的不安。
    我也想要,但是养不起啊。还是等我在外面打工生活好一些了之后再要吧。我安慰道。
    可是,大富,难道你不觉得……
    我没有等她往下说,用嘴紧紧地封住她的嘴,不留一点空隙。
    桂花颤抖得更厉害,一步步地往床的方向退……
      
      
      
    我和她躺在床上,静静地,不说话,任由猪在屋后的猪圈饿得嚎叫。
      
      
      
    我是当天晚上就偷偷地走了的,本来我还想在家呆一天,看看桂花,看看家里的每个角落。可桂花说她有什么好看的,想看等你赚钱回来了让你看个够,家也没什么看的,越看只会让你越伤心。于是她从箱子底下的包袱中拿出上次卖猪崽的300块钱,放进我裤子的表袋里。我知道那是我们的全部家当,本来也卖了一些钱的但是都被狼大他们挤去还债了,而这300是我给偏方舅舅家抱去两个猪崽时他给的,狼大他们不知道,只道我给舅舅送去的猪崽也低债了。
    我终于还是说不过她,晚上提着她打理好的尼龙口袋上路了,她跟在后面说要送我一程。我也知道半年后才能过年回家才能见到她,并且还不知道过年能不能回来,所以也走得很慢。
    到了村口,我不想桂花再送我,不然我担心她一个人回村。于是停下不走。
    怎么不走了?桂花有些疑惑地问,好象害怕我突然改变想法不去县城汽车站。
    我走,但是你不要送了。
    大富,我……
    桂花冲上来,搂着我不断亲吻。这是她和我结婚以来第一次主动亲我,我知道她也不想我出去打工,虽然能挣一些钱但是很低*,被别人瞧不起。
    我脱下自己的衣衫裤子,铺细沙在地上,赤身地躺下,桂花满怀感激地扑在我身上,尽情地撒野……
      
      
      
    我是在天快亮的时候走到县城车站的,犄角旮旯里还有不少睡熟的人,估计他们也是等车的。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买去上海的车票,我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上钱够不够,虽然是本县的县城,但是我还是很陌生,县城距离村子很远,一般人一天往返一趟都不容易。
    不远处的地方有昏黄的光线射出,我想那该是买票口,于是走过去。
    里面有一个男子光着上身趴在桌子上睡觉,灯吱吱作响,虽然是早上可还是很热,那男子的身上不住地往下流汗,可他还是睡得很香,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叫醒他向他问话。
    正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那人热醒了,坐立起来不住地拿自己的汗衫扇风,他好惺忪的睡眼看见了站立在窗口的我,有些不高兴地骂到,
    大晚上的站在这里干什么?也不说话你是人治愈白癜风,还孩子美好童年是鬼?
    我想问去上海的车票多少钱?什么时候有?
    上海?那人朝我看了看然后极不耐烦地从抽屉里掏出一个暗黄色的本子,翻阅了一阵之后说,181,上午九点开。
    那么贵?有便宜些的车么?我试探着小心翼翼地问。
    你以为这里是北京啊,到上海的车还给你开几趟,能有一趟就很好了,嫌贵就别买。说罢他有喃喃地自语道,没钱还想去上海,找死去。
    老子就是因为没钱才去上海打工呀!我真想把这话说出来但是想到我还要和他买票就忍住了。看了他一眼,摸摸自己腰间的表袋,不知道是买去上海的车票还是买去其它近一点城市的车票去其它打工。
    兄弟你要去上海么?正当我踌躇的时候一个人从后面拉了拉我衣脚然后小声地问我。
    我疑惑地看了看他不说白癫风的特色治疗方法都有哪些话,听村里其他去外面打工的人说车站很乱,好多人在车站先向你示好然后骗你狠不得把你衣服拔掉。
    见我没吱声,那人看了一眼窗子,继续说,你可以站在车站外等候,等车开出了站没人检查了你可以拦住车然后上去,和司机说说可以便宜些。
    他的话有些让我心动,但是我没敢出去车站外,而是向他道谢以后在窗子不远处的角落靠墙坐下,想养一会神。
    他怏怏的离开,过一会之后他又突然来到我跟前递我一支烟问我要不要抽,我罢了罢手,然后把尼龙口袋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压着休息。
      
      
      
    我休息没一会天就亮了,朦胧中我也感到人在逐渐增多,我也踉跄着站起,可能是昨夜赶路太累了双腿有些发麻,而我也有些饥饿。突然想起桂花在给我收拾东西的时候放了一些吃的,她说上海很远要几天你要带些东西路上吃。
    桂花真是个好女人。我不觉又开始想念她,也不知道她现在起床了没?在干什么?是不是也很想我?
    我来不及多想,一下子打开尼龙口袋,里面还有一个小尼龙口袋,小尼龙口袋里有三个盐口袋,一个里面放了几个馒头,另一个里面放了几个鸡蛋,还有一个里面装满了我最喜欢吃的酸菜。
回复 111.201.198.143:46711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