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19|回复: 0

圣诞石—高贵的孤独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田黄者,石帝也。明时尚不知名,时有采石者贩石入京,无有购者而贱卖之,士民多有取之做泡菜腌石者。后有雕家取其质优通灵,刻章模物,遂大行其市。一时石价飞升,民间有“黄金千斤易得,田黄一块难求”之说。康雍乾三代帝君更以之为宝,广纳宫中,甚而乾隆帝竟以之祭天,至此,田黄帝位始定。田黄属寿山石,产自寿山溪中段数里之间,康熙十六年,藩王耿精忠大肆开山采石,至乾隆间,石脉已绝。至此,田黄便只可长居王侯贵胄案阁之上,供人赏玩,虽有帝名,也不外如是。
   
    圣诞石—高贵的孤独
    春踏之期还得防敏症   
   
    出门后,我就开始后悔了。真没想到平安夜晚上这么多人,好像前年在美国过的那个圣诞节,人家平安夜也不是这么个过法—一家人聚在一起,虽然也是狂欢,但毕竟还是以家为中心。第二天正式过节,有些虔诚的教徒还会早早地去教堂听自己的father布道。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东西一流传到中国来,就有些变味了。就比如现在这些活跃在我面前张牙舞爪的人们,以及那长长的看不到尽头堵在路中间叹气的车辆,这就是中国化的圣诞节。其实圣诞不圣诞,他们真的不怎么关心,就算是老子,孔子,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过生日,他们也不会当回事,又何况是是国外的野神仙呢?中国人要的,也许只是这样子撕掉了谦恭仁义的假面后,尽情尽兴的欢愉。
    相比而言,我就比较惨了点。刚刚从酒精和尼古丁的气味清醒过来,就听见马局那还带着醉意的声音:“喂,老傅啊,还眯着呢,今天晚上平安夜,出来聚下啊!”我揉揉还在发胀的眼睛,正想着怎么拒绝,然后继续睡我的回龙觉。马局那边就已经猜到我的意思了,只听他嘿嘿笑了几声,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小子可别跟我说你来不了。你要敢不来,我就把你堆在码头的那两箱巴西咖啡豆扣下来,晾它个十天半个月,好好检查一下里面有没有违禁品,让你那些咖啡屋给客人冲速溶咖啡去。”一听这对白,我把不去那话就生生给咽下去了。那好歹也是100多万的货啊,管他真的假的,我也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险吧,想到这,我马上回答:“去,去,你说去哪,我就去哪,谁的面子都可以不给,马局的面子能不给吗?”马局见威逼成功,马上又开始利诱:“妈的,叫你来肯定是有好事嘛,老皮昨天又进了两个雏儿,讲好了你一个,我一个,今天晚上点红蜡烛。我连下家都找好了,你他妈吃现成的。还不快滚到老皮这来。”我一连恩了几声,挂断电话,要不是看在是才买的诺基亚N92,我真想一把把手机掼到墙上去。
    老皮其实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家夜总会的名字,这家场子的老板也不姓皮,但我们还是亲切的喊他老皮。不管他以后是谁,做些什么,他毕竟是靠这一行起家的,因此我们一辈子都会叫他老皮。老皮说这是他的悲哀,在他双手不停的刷着我们的金卡银卡时说的。至于马局就好说了,这个市的海关总局局长,所有从国外进口的货物都要经他的手一件一件往外批。很多年前,我就是在老皮,用金钱加美女的战术让马局帮着把一个同行的咖啡豆,在货场扣了一个月。也就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完成了对这个城市80%的咖啡生意的垄断。可以说,我能有今天,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马局,而为了以后继续过着今天这样的生活,我还得继续逢迎着这个马局。
    后来,我和马局以及海关那一批人混得很熟了,混熟了的好处就是以后去老皮就再也不用我买单了。马局他们很聪明,商人混到我这样的,就已经不完成是一个商人了,而他们之所以敢这样任意妄为,也都是因为有我们这样一群商人护着他们。有几次马局被人告到纪检,也都是我们凑钱把事情盖住的。所以,上老皮这档子小事,或者这档子小钱,马局他们是不会让我再出了的。毕竟,每天都有很多和我当年一样的人,怀着各式各样的鬼胎向他们投怀送抱,甚至有时候他们逮到一个下家,他们还会叫上我一起去。
    走在街上,望着濒临崩溃的交通状况,我又开始头痛了,老皮可还在十几公里以外呢。出门时,我就已经放弃了自己开车的打算,照这么个堵法,我的那辆小奔和一堆废铁也没多大区别。这时,在排队等候的车队里突然蹿出几个骑自行车的小子,带着后面花枝招展的女人,挑衅般的在车队间来回穿梭,后面的女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我想起家里好像也有一辆在美国买的正牌跑车,不过低头看了看自己逐渐肥胖起来的肚子,估计真骑过去,今天晚上就只有被马局他们笑无能的份了。
    就这么一路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公交车站旁,刚好一辆公车挪到了我的跟前,不知道处于什么样的心理,我竟随着人流挤了上去。反正也是堵,在这条路上,宝马和公交也没什么区别。
    谁知道上来以后才发现差别大了。当我正在庆幸口袋里还有一枚一元钱的硬币时,脚上那双新买的1200元NIKE鞋,就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只大脚重重的踏了一下,紧接着又是一下。因为这极度拥挤的人流,即使车子在走走停停之间,我依然感到相当的稳定。只是这味道就实在有些让人难以忍受。四面闭合的窗户。在把冷空气隔在外面的同时,也将人群散发的各式各样的味道聚集混杂起来,弥散在我的上下周围。这是一种让人非常不快的味道,因为你根本没办法分清这里面到底混杂了哪些气味,也许这当中还混有自己的体味也不一定。这时,一个穿皮革的男人走到了我的跟前,平时那令人作呕的廉价皮革的味道,此刻却让我的鼻子非常受用,至少这个味道是纯粹的。
    按这个速度,我估计要到很晚才能到老皮了,正想打电话给马局,举起手机一看竟然是信号全无,环顾四周,这才发现车上路上都有很多人正举着手机,脸上跟我是同样的表情。而那些平时乏人问津的公用电话亭前,此刻却排起来长龙,谁叫人家是有线的呢!我心里暗骂了一句,这无线电波也真他妈的公平无私啊,此刻你就算是有再多money,你也不能让他为你多开一条信息通道,照样得排队等待。
    正乱想着呢,车滑到了下一站,车门一开,我的眼前就觉一亮—从站台上上来一个穿白衣的女孩我想清楚白癜风疾病的症状都有一些什么子。这是怎样一种美啊,那高贵的气质如坐云端,那姣好的面容似经过精心雕琢,整个车厢在一瞬间,因为这一点白色顿时活跃起来,唯一不协调的,便是她手里捧着的那束简易包装纸包裹的几朵颜色暗淡的玫瑰,而这束花的送出者,明显就是她身后那个穿着一身廉价行头,脸上还坐落着无数青春痘的小子。女孩在乘客们的推搡中一步一步向我这边走来,我故意把那个廉价皮革挤开,用身体撑出一片空地和一个扶手位,那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站在了我的身边。
    这就是女人,唯利是图的动物。
    我突然记起,有一次在老皮喝醉了酒,趁着酒意我抓着老皮的衣领吼道:“老子这一辈子就毁在你这个杂种手里了。”老皮当然没敢开罪我这位财神爷,依然保持着他那种令人作呕的职业笑容,不慌不忙的对我说:“傅总,你到我这儿来,吃,吃最好的,用,用最好的,连找妞,也要挑最好的。我哪一点亏待你了?”我紧紧地抓住他,口里只嚷嚷:“就是你他妈的告诉我,这世上每个女人都是可以用钱买到的;就是你他妈的告诉我,任何女人都是唯利是图的动物;就是你他妈的告诉我,婚姻不过就是长期的卖淫……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过正常的生活,不会有家庭,有了儿子也是私生子,剩下的就只能在你这里做寄生虫……”老皮忽然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脸,不无感慨地说:“这是你自己选的,一开始就选定的,也就过了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怎么,现在后悔了?你也不想想,成家生子,天伦之乐,这种日子真的适合你吗?你又真能过得惯吗?”我的酒就这么从头顶一直醒到脚趾头,是啊,我做不到,在习惯了这肮脏的钱性交易后,我真的不知道再怎么去用心维持一份真挚的感情。
    就像此刻,面对身边这个拥有高贵气质的美女,我脑袋里反映出的也不过就是她值多少钱罢了。我用双眼逡巡着她的每一寸身体,在享受意淫的同时,也在思考着一个合适的市场价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快有答案时,我却有种不置可否的感觉,这种幼稚的感觉,和我欢场老手的身份可不相符。我清了清脑子,开始重新排价:恩,胸形很好,应该是手感很好的类型,可以值个800—1000块;脸蛋儿很嫩,可以值个500左右,但鼻梁上那副眼镜就很倒胃口。当然如果是马局,兴许还会为此而加价,老皮也经常训练一些“学生妹”专门用来伺候马局。但我对此却一向都不喜欢,都纯粹得只剩下交易了,又何必再去追求着些不切实际的调调呢,马局说因为我是商人,我想也是。再往下看,腰身很细,按常理推腿形也应该很修长性感的样子,还可以再加个1000。然后,站在我五步以内的距离,我也觉得很顺眼,应该属于5米内美女了   而现在这个女孩儿,几乎是和我贴着身站着的,用老皮的话说,这叫绝品距离,而我依然觉得很顺眼,这值得将前面所有的价格再乘一个三,所以这个女孩的价位应该是……我的心,又被什么触了一下,刚才清晰的思路一下子又变得恍惚了。不过这次我很准确地找到了原因—一切问题都出在我那个刚才还被众生百味熏得重度麻木的鼻子上   完全不是香水的味道。我曾经和一个做香奈尔代理的女孩交往过一个月,那一个月里,她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换一种香水。刚开始还觉得满新奇,不过久了,我发现无论她怎么样刻意装扮,都还是无法掩住那满是济南白癜风医院哪家好铜锈的身体上,所散发出的骚味。不过经过了这一个月,我对香水的认识却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所以我现在可以很肯定济南最好白癜风医院地说,这个女孩身上的香味绝对不是香水的味道。如果套用中国古代的一个描述,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处子之香。去年,也是一个晚上,马局把我call到老皮,说是老皮新进了两个处女,想请我们尝尝鲜。虽然,我承认那个女孩的表演很真实,很到位,但直觉告诉我,她绝对不是处女,就算生理上是心理上也已经不是。当时还只是直觉,但此刻我却真真切切的明白了,因为她身上便没有这一种让人迷醉的处子之香。
    这若有若无的香气在一瞬间挑动起我浑身的情欲,我在不知不觉中(大半还是故意的),借着车子的颠簸,慢慢向那女孩靠去。每靠进一步,这香气的感觉就更清晰一层。最后,我几乎完全贴在了那女孩的整个背上,那幽静的香味让我惶然得有些忘乎所以,几乎我就要开口问价了。忽然,我的重心整个被人抽去了,如果不是拥挤的人群,我肯定就要向前栽倒了。一低头,那个女孩已不知所踪。在我面前的,是一双喷着火直视着我的眼睛,而那个女孩,最终在这双眼睛的背后被我找到了。是那个脸上张着痘的小子。我颇有些挑衅意味的和他对视着,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面却好像有一个怯弱的身影正瑟瑟而抖,我缓缓的低下了头,在低下头的那一刹那,我看见那男孩正紧紧地握着女孩的手,一抬眼,正好瞧见那女孩望向恋人的眼神,那眼神是那么专注,并且充满了信任。这一刻,我再也不觉得那男孩有多么廉价了,相反的,我突然觉得自己才是一无所有的。
回复 111.201.198.143:42893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