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23 11:5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想儿
  

  想儿

  ——靳荇

  

  

  当念起故乡时,脑海里便会出现儿时的种种的人或事,思念便在记忆里久久挥之不去,永不褪色,且越久越浓。岁月的长河里,年龄渐长,对故乡的情越深。最近,它们时常走进我的梦中,在梦中与儿时的自己相逢。

  想儿是我儿时最要好的玩伴之一。那时候,我们都在村小学读书,因为同龄,所以同班。又因为同是一个村里的,且又是同姓氏,亲上加亲,所以也走得很近。

  想儿其实不是我们本族后代,想儿妈妈是改嫁才来到我们村里的。听大人们说,他们的老家在南乡(一个距离我们村很远的南边的一个镇的统称)。想儿妈妈和丈夫离婚后,带上想儿嫁到了我们村里。还听大人们说,想儿有一个孪生的姐姐。那时候,不知道孪生是什么意思,只听得大人们说是和想儿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便总觉得好奇。因此,对于想儿,也总感到有几分的神秘与好奇。想儿妈妈后来改嫁的这个人,在村里按辈份,我叫他哥哥,因此,想儿妈妈在我们村里生活,就成我的远房嫂子。想儿呢在小时候喊我的名字叫我出去玩时,常被大人训导,不能直呼名字,要叫小姑。

  我和想儿从来不听大人们的那一套,也从来记不住什么辈份。依旧是和几个玩伴一起,放学后疯呀闹呀,像一群脱缰野马。

  上完村里的小学,升入村里的初中。那时候,村里的初中和高中还在办。后来乡里取缔初中与高中后,有条件的家庭,便各自转学了,没条件的便是被学校安排在镇二中。我被父母转到了镇上的重点初中。想儿的父母都是不认识镇上的领导,自然没办法将她转到最好的学校。我和想儿就这样分开了。

  在镇上好的学校,我由于跟不上课程而留级,想儿在转学不久,就缀学了。有一次周末回家,看到想儿,她一下子胖了很多,很多人都说,这都是上学时不舍得吃,天天啃学校掺了碱粉的馍头,又不舍得买稀饭喝,渴了就喝蒸馍头的碱水,就会一下子变胖。我转到镇上上学后,也稍微胖了点儿,但没想儿那么雍肿和明显。虽然我也是很不舍得花父母给我的钱。但我知道想儿比我更苦,她家的家庭条件很不好。

  缀学在家的想儿,在村里是个有名的能干手巧的孩子,嘴也巧,很是受村里人喜爱。学校放假,母亲忙于农活,我却连做饭都显得笨拙。每每于次,母亲总是嫌我的笨,忍不住要唠叨几句:你看人家想儿。想儿在家自己动手蒸馍头,自己擀面条,做面筋汤,样样都拿得下来。有一次,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子,洗了面筋,准备给下地务农的母亲一个惊喜。可是白癜风的最好治疗方法等母亲午后从田里回来,我还没把饭弄好,并且把面筋弄的乱七八糟。汗流浃背的母亲一下子就动怒了,大声的训斥我:明儿跟人家想儿学学!

  后来不久,想儿和一帮村里的孩子,跟着一个回来招工人的乡人,去了z城。听说是一家造纸厂。

  当我初中毕业,去了外地的一所帅范学校就读时,听母亲说想儿出事了。

  想儿在造纸厂跟上了一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并且怀了孕。想儿的母亲听说后,去了想儿的厂子,在厂里追着想儿打。不久,想儿打掉肚里的孩子,跟着那个男人去了南方深圳。之后两年,就再没想儿的消息。

  等我师范学校毕业,又走入一所学校,开始身份不同的演绎自己平凡的人生时,想儿从南方回来了,并且,是一身的珠光宝气。这时的想儿不但割了双眼皮,还染了头发,人也变得很瘦很瘦,显得是那样单薄。

  那天,想儿来看我,眼中有复杂的东西在闪。她说,咱一群里就你命最好,好好教吧。当时,稚嫩的我正被在外的打工的同学的电话勾的火烧火燎,正和母亲和家人斗着气,非要去漂泊不可,誓要闯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出来,不愿再在这穷乡僻壤呆下去了。哪里听得出想儿的话外之音。并在听了想儿的话之后,反驳想儿:我才命不好呢,你才好,我快羡慕死你了,我想出去他们都不让!快烦死了。

  想儿听了之后,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东西,很快就平静下来。当时的想儿很沉默,脸上的妆明显的与本人不合。坐了一会儿,想儿站起来便要走。

  母亲留她吃饭,我也意犹未尽的样子,好久没有同伴来了,在乡村,除了电视,和一群学生相伴外,就是无尽的寂寞。我极力挽留想儿,想儿却不。

  后来,提亲说媒的开始上门。我是真烦,一心想走,可母亲死不从,母亲说你要走,我就白癜风好看吗是专家经常遇到的问题没你这个闺女。

  我犹豫而痛苦。

  其间,听说想儿要结婚了。嫁给了一个广东人。比想儿大很多。那人很有钱,家人都在国人,就他一个人在广州,开了一家公司。

  我听了,一面惊奇想儿的缘分,一面为想儿祝福。可是,结婚那天,村里人在一起的交头结耳和异样的神色,让人生疑。

  想儿的婚礼在县城是最隆重的婚礼了。在那样的时代,一流烟全是白色的轿车,而且是十几辆,这在县城是前所未闻的事情。婚礼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举办,在所有人看来,是那样的豪华和奢侈。十里八乡的都听说了,而且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在那天涌来看热闹。想儿妈妈的脸上也溢满了幸福的光芒。村里大大小小的土路上都挤满了人。我中午放学回来,婚车还没走,在村中最大的一条路上排着队静静地等候着新娘出发什么是嗜睡

  很多人午饭都没吃,有的是端着饭碗边吃边看。我也站在其中看想儿出嫁。但到底没有看到想儿夫君长什么样子。

  有人说,人长得很齐整(我们家乡的方言,漂亮的意思。),个子很高,年龄稍大,说话蛮蛮(洋的意思,和本地口音不同的意思)的。我真后悔当时没有坚持到最后,我也埋怨母亲为什么要喊我回家吃饭,为什么下午还要上课。这些儿,都成为我没有看到想儿夫君长什么样子的理由。

  想儿在家乡出尽的风头,占足了风光。

  可是转眼,风光尽失。

  一天,想儿的妈妈,我的本家嫂子,她来我家串门,看到我怀中抱着几个月大的女儿时,眼中满是羡慕,她说,想儿真叫她心呀,你看你都有孩子了,结婚比想儿还晚。想儿却没有。我说那叫她生一个不得了。想儿妈妈说,她嫌那个男的不好,和她离婚了。

  我听了惊诧。事后才听说,想儿那时候其实是傍了个大款,只是不愿被人耻笑,就上演了一出回乡结婚的戏。所谓离婚,是被那男的抛弃而已。这一切,想儿妈妈都被蒙在鼓里。

  想儿那时候跟着造纸厂那男的去南方,其实是被那男的弄进了一家夜总会什么的,听说是当了小姐。在此间,遇上了和她上演结婚的男人。

  后来,,我终于甩掉了自己自认为是包袱的教师工作,在几年后的拼杀中,渐渐懂得想儿曾经对我说过的要我好好教学的话.可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买,我知道,自己是再也回不去了。

  想儿在几年的时间里,辗转去了山东的几个城市,如今留在了上海.在山东时,她回来时说自己开了家牛仔裤专卖店。回到村里,拉笼了几个女孩子。听说在那边很能挣钱,几个女孩子一个月能往家里寄上好几千元。有人就猜测她们在那边到底从事什么工作。女孩子的家长也不管那么多,只要能挣钱。

  想儿妈妈有时提到想儿,满脸的兴奋,说想儿在上海买了一辆车,家里都雇了两个保姆,还说想儿在县城给她买了一套养老的公寓。

  确实,自从想儿离家出外后,想儿的家开始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小院里建起了新的楼房,又把家里能添置的添。再就是给另外一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另盖了一处小洋楼。想儿在手机刚新兴时就为家里人各自配了一部手机。

  最近几年,想儿找到失散多年的孪生姐姐,把她接到了自己身边。想儿家如今成了村里首富。村里人当着想儿妈妈的面都在夸想儿的能干,背地里却把想儿贬的一文不值,说什么的都有。听了那些流言蜚语,心中不知是对想儿的现状感到难过,还是为爱在背后议论别人的人而感到心寒。虽然,想儿的一切,大家或许并没有夸夸其谈。

  想儿仍然是顾家的,在村里人快把唾沫淹没想儿的时候,想儿仍然是什么都没顾的回到了家。住上两天,想儿便会走,有时,是把母亲接到上海专治白癜风医院提醒患者做好日常保健去住上一段时间。

  我知道,想儿变了,再也不是从前的玩伴。回想想儿和自己这一生,到现在才明白,想儿其实是早熟的,家庭的原因,让她过早的尝到了生活的辛酸。从而选择了一条不归路。

  小学五年级时,想儿就表现得比别的孩子用功,另一方面,她好像对化妆特别感兴趣,那时候乡村集市上的廉价口红只几毛钱一只,我们几个孩子手里握着大人给的钱,看到好吃的东西会买着吃,想儿却没有,她把手里的钱换成了一只口红。那时,我们都很鄙夷她的选择。上学时,我们是互相喊后一起到学样的,每次,都要等想儿很长时间,她要刷洗,然后是喂猪。再后是洗脸,抹雪花膏。后来有了口红,她会涂上一点儿。渐渐地,我们便不再等她了。

  尽管想儿比我们用功,但好像她总是学进去的很少,所以每次成绩也比我们差。

  那时候,当我们这一群无知任性的傻瓜,仍躲在母亲怀里撒着娇时,想儿已经能跟着大人做女红了,而且每次她都会在自己的裙子上修饰上一点什么,早熟的想儿已经懂得爱美了。不像我们,还在背后嘲弄着她。

  那时的想儿还很勇敢果断,记得葡萄刚结出涩果时,我和想儿、萍儿三个小馋猫不等葡萄再大点儿就急着去李旺家葡萄园偷葡萄,每次都是想儿萍儿隔墙跳进园中,想儿负责摘,萍儿装,胆小的我则在墙外望风。一边望,一边催促想儿快走吧,不然李旺那个厉害婆来了怎办呀?

  我带着哭腔央求想儿快点走,萍儿也在一边催想儿,显然萍儿也害怕了。想儿则是不顾我俩不住的央求,仍马不停蹄的双手又拉又拽。最后,他俩的口袋都装满后,想儿才带着萍儿爬上墙头跳出园子。

  结果可想而知,几口袋的葡萄被白白扔掉了,因为太酸太涩。而且除了酸涩,再没有其它的味道。

  至今回想,都在笑那时的我们自己。也曾在一起猜测,那个凶恶的李旺婆看到葡萄秧的惨状后,会不会暴跳如雷?

  如今,我和想儿萍儿走着各自的路,经历着各自才懂的人或事,经营着各自不同的丰富多彩,抑或平淡的人生;岁月,也在经历中滑失了一小半。其中的泪水,我想,想儿比我和萍儿更多,要强的她,在那些是是非非的背后,是不是有更多的鲜为人知的心事和疼痛?

  我们期待想儿今后的日子一路走好!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拍了拍手,但 头上,拍了拍手,但 赚了 1 点 威望.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114.254.114.105:5634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