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30|回复: 0

党项悲歌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3-31 21: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党项悲歌
  

  党项悲歌

  ——月漠

  

  

    

  党项悲歌

    在重重叠叠、山峦起伏的贺兰山麓之南,在日夜奔流,波涛汹涌的黄河之畔,在干燥而辽阔的宁夏平原之上,孤独而寂寞地耸立着几座高高的黄土墩。听任风吹雨打、电闪雷鸣,陪伴它的只是残墙断壁、碎砖片瓦和稀疏的小草。草荣草衰、岁月更替,在近千年的岁月中,谁也不会多留意一点、多看一眼。而当历史打开到上世纪70年代时,这几座高耸的黄土堆渐渐被撩起尘封已久的帷幕,撩起在历史尘埃下的神秘面纱,石破天惊——这里却是历史上神秘失踪的西夏国的旧址,高耸的黄土堆竟然是西夏王陵。

    

    这个被称为“东方金字塔”的西夏王陵孤独地耸立在今天的银川市西郊,距市区大约35公里的贺兰山下。陵区南北长10公里,东西宽4公里,陵区立着9座帝王陵和140多座王公大臣的殉葬墓,占地近50平方公里。

    

    历史是厚重的,而翻到西夏王国之页,不仅仅是沉重,更有的是悲壮。这是一个在11世纪以党项族为主体的王朝,曾历经了10代皇帝,拥有189年的帝国。

    

    讲到西夏王朝不能不提及其开国皇帝同时也是强势皇帝李元昊。这是一位能文能武、足智多谋、精明强干的人物。为了称帝.他不再接受唐、宋所赐的李、赵之姓,改王室拓跋姓为嵬名氏,于公元1038年称帝并建都银川,国号大夏。时值正是宋、辽两国征战不休之时,宋朝一方面无暇顾及西夏王,另方面也希望西夏王来牵制和连手打击辽国。于是西夏王就在宋、辽的夹缝之中左右逢源,拓疆扩土,自立门户,与宋朝分庭抗礼。其鼎盛时期,疆域“东尽黄河,西界玉门,南接萧关,北控大漠”。 地方包括今天宁夏、甘肃、西部、陕西北部、青海东部的广大地区,成为当时西北地区的一个军事强国,并与宋、辽鼎足而立。

    

    李元昊应该说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家,善用计谋,出奇制胜。从“三川口”之战,把上万宋军消灭殆尽的战绩足以显示其过人的军事才能。但李元昊更是一位有头脑的政治家,白癜风疾病宜吃什么食物他深知要想建成万代基业的王国,不仅要有强有力的武装,更要富有内涵的文化,不仅要有本民族的语言,更要有自己民族的文字,不仅要有本民族的传统,更要有区别于他民族的风俗。事实也是如此,古往今来,凡是能延绵不断,生生不息的国家和民族,无不都是有自己的文化、语言和文字。

    

    李元昊深知文字对于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的重要。于是在假用汉字的基本笔划和偏傍部首的基础上,又赋予其不同的表意,独创一套看似汉字又非同于汉字,看似方块字又不同于方块字的文字——西夏文。更为精明的是李元昊在创立西夏文字的同时,更吸收和融入汉族文化,以西夏文字大量地翻译了《论语》、《孟子》、《孙子兵法》、《佛经》以及大量的农书等等,并以儒家思想作为自己国家的主导思想。由此可见李元昊绝非等闲之辈,而是很有思想和政治头脑之人物。为显示出其民族特色,保持旧俗,李元昊还率先自秃其发,剃光头,并穿耳戴重环饰,以示区别,同时限期三日,强令党项部族人一律“秃发”。

    

    党项族一直是游牧为生,拥有着“天下黄河富宁夏”的宁夏平原。李元昊建国后,引黄河之水用于灌溉,并在疏通原有的渠道的基础上,又修筑了由青铜峡至今平罗县境长达200余里的水利工程,后人称之为“昊王渠”或“李王渠”,使银川周围成为西夏国主要的粮食生产地。

    

    党项族是幸运的,在强势的国王李元昊的统领下,长期占据着大西北,并强势地发展着经济、军事、文化,长期与辽、宋共生息。但党项族又是最不幸的,不幸的是在他们的身边一个更为强悍的民族——蒙古族正在急遽扩张和扩大。成吉思汗的铁骑踏碎了他们的千年帝业之梦,更踏碎了他们的民族之魂。

    

    13世纪,蒙古军队在成吉思汗及其子孙的带领下征服草原以外的世界,这种征服的开端是以西夏帝国为靶心的。公元1205年,成吉思汗第一次发动了对西夏的进攻,从此,蒙古军队一直没有停止过对党项人的强大攻势,其间22年的蒙夏关系基本上是以战争形式表现出来的。先后进行了6次战争,其中4次是成吉思汗率军亲征。即是如此,也未能征服西夏,最终这位不可一世的帝王慨叹说:“我能征服世界,却征服不了西夏;我能让几十个民族的王国臣服,却无法让党项人拜倒在蒙古人的战袍下。我遇上了世界上最顽强的敌人,他们——羌族,是世界上最勇敢的部族

    

  这段话既是对党项族骁勇善战、不屈强悍的民族个性的赞美,同时也是党项族的一幅悲壮的挽联。

    

    “卧塌之侧岂容他人酣睡”,成吉思汗欲成就帝王大业,必定要扫除身边的障碍。于是在公元1226年成吉思汗亲自挂帅,统兵10万与西夏国交战。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攻围战中,蒙古军未能攻入银川城,成吉思汗在这场攻围战中反被西夏军所伤,恼羞成怒的成吉思汗发誓要踏平西夏,然而箭伤发作使得成吉思汗没能等到殄灭西夏的这一天就含恨而去,但临死之前誓曰“殄灭无遗,以死之,以灭之”,并嘱咐儿孙“密不发丧”。而西夏也没能逃过白癜风治疗那里好这一劫难,在围困得粮尽弹绝之时,只得开城投降。然而他们料想不到的是成吉思汗已在数月之前死去,更不知道成吉思汗临终前殄灭西夏的誓言。

    

    处于战争癫狂状态的蒙古大军,带着强烈的复仇心理,对西夏实施灭绝性的摧毁。他们不但血洗都城,将积聚近200年的宫殿、史册,连同贺兰山下的皇家陵园付之一炬。而且开城之时就是西夏遭遇血腥的屠城之日,而党项族“秃发”的特征使得蒙古兵更容易区分,因而也就更彻底地加速了党项族的灭亡。在这场浩劫之中,西夏人绝大部分被杀光。

    

    巍巍贺兰山依然高耸挺拔,滚滚黄河水依旧日夜奔流,然而西夏国连同他们的国人、文化、建筑、文字、语言似乎在一夜之间神秘地消失了,更可悲的是在中国历史上没能占有一席之地,以至《二十四史》中,《西夏史》成为遗憾的空缺。今天人们只能通过废弃的建筑、残缺的经卷以及残陵乱冢,寻找着这个失落王朝的踪迹。是啊,整个王国都被淹灭了,哪有传承下来的文字、语言和文化呢。就连西夏王陵也未能幸免,一把大火把这里原本是八面飞檐画栋的塔陵也化成灰烬,只剩下这几座不能再烧也不能再少的赤裸的黄土墩了。

    

    今天的西夏陵园,保存最为完好、也是最大的陵墓是3号墓,据说是西夏王李元昊的。其高大醒目的建筑是一座残高23米的夯土堆,状如窝头。仔细观察,其为八角,上有层层残瓦堆砌,约为5层。大漠千年的风,把陵塔从上到下钻出一排排整齐的小洞。

    

    往事越千年,河山依旧,残陵荒塔,引人遐思。如果说对成吉思汗我是以敬畏的目光来看的话,那么对于李元昊,我更多的却是以敬佩的目光来看。虽然李元昊是死于与子争媳这极不光彩的事上。成吉思汗,从强弓辟疆的角度来讲,李元昊不能与之相比,但从战略战术的运用、从文化修养深度、从吏治管理理念、从发展经济推进生产的角度来看,李元昊要胜出成吉思汗一筹。我曾这样想过:假如李元昊活在成吉思汗的年代,或是说成吉思汗活在李元昊的岁月,这两位强人相争,两个同是强悍的游牧民族相争,结果会是如何呢?会不会还有席卷欧亚大陆的铁旋风呢,而记载历史的文字是不是还有如方块字一般的西夏文呢,整个历史是不是会改写呢?

    

    岁月悠悠,大漠茫茫,秋风萧瑟,塔陵无语。当你面对西夏王陵,置身贺兰屏障、黄河白斑和白癜风有何区怀抱之中,置身辽阔的而寂静的原野,仿佛一曲从远古的而来的乐章,越过时空、穿过屏障,带着悲怆的古韵、带着沉重的感叹扑面而来……

    

    陵园内沙砾遍地,路荒草衰。除了陵塔较为完整之外,阙台、月城、碑亭、外墙等建筑物早已坍塌无存。天色灰暗,阴云重重,然而令人惊叹的是在云层的罅缝中几柱光柱从高空直射而下,如同几柱追光灯照射在千年残存的陵地之上,而那高耸而立的那窝头一般的塔陵,明暗分明,仿佛有了生命,如同一尊不屈的头颅立在天地之间。

    

    风雨西夏,党项悲歌。千年的阳光、千年的风沙,早已彻底打掉了它曾经的辉煌,吹落了它往日的显赫,剥掉了它最后的华辉,迷失了它沉重的痕迹,一切归于平静、平淡、平和…… 这也许就是历史的凝重或是说历史的无情。其实在历史的浩瀚之中,谁能知晓有多少史实被无情淹没,又有多少人物被永久尘封?

  邮箱jxc706733307@qq.com

  
回复 114.252.136.148:5401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