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7|回复: 0

[邯郸房产] 秦淮旧巷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4-12 20:3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旧巷要拆了。一夜间,所有的门像紧闭的唇,苍白的在穿巷而过的风中颤栗。往日斑驳却生动的墙壁上交错着搬家公司的广告和拆迁标语,红红绿绿的薄纸张扬招摇,却衬得巷子一片萧条。中国红十字会感谢状

  往日的住家大约都已离去。我在渐渐消瘦的夕阳中寻找往日熟悉的门、朴素的绿。一辆辆三轮车载着残窗片瓦,载着旧巷人的依恋与无奈和我擦肩而过,留下一袭呛人的尘埃裹着我的步履。也曾经,我为纤巧的高跟鞋埋怨满巷的污水,没有下水道,支离破碎的水泥地始终湿漉漉的,淘米水、洗澡水、甚至半大孩子当街撒的尿。但是喧嚣的巷中,各家敞开着大门,老人斜坐在门里晒太阳,孩子穿梭在人流间嬉戏,炊烟始终不绝地笼者瓦檐,在我充满倦意的归途上飘着菜香,飘着家的味道,让我膨胀着满心的亲切,在月亮升起前赶回家中。这个傍晚,没有油烟,没有污水,只有干涸的水泥地在我的脚下灰白着脸,默默呻吟。

  夕阳的余辉还在那扇门头伫立,我想上前叩响它,推开它,去问候我陌生却熟识的那个女人,或者像以往一样瞟一眼她的身影、她的劳作。那扇门是红木条拼成的,很久以前我注意到它时,红漆早已剥落。门总是半开着,卸下几片门板,敞开一人多宽。从门外看进去,满墙挂着铁链、铁铲和铁锅,一律清冽冽泛着寒光,记忆中的铁器总是和通红的火、油褐的脊相联系的,可眼前端坐的却是一位安静的老妪,一丝不乱的国母头上挂着霜色,寒呛却干净的中式青罩衫一年四季穿在身上,一手执锤,一手握铁治白癜风的偏方详解器,锤声清朗而沉静,不够热烈却填满了巷子。她是美丽的,从她俯着的清秀的脸上依稀辨得她年轻时候的风姿;她又是超脱的,那单调却撼动人心的锤声时常击痛、击醒我的心——被都市繁华撩拨的浮躁的心。我曾千百次演绎过她的传奇经历,也曾不止一次受得锤声的洗礼,然而紧闭的那扇门再不能接受我羞于出口的一声道谢了。打制生铁的老妪,又将坐进哪座高楼的楼道那?

  巷子尽头的石桥太窄,也在改建之列。巷头再没有买水果的小贩,桥下棕黄的浮萍间绽出新的青绿。秦淮河西岸,夕阳已湮没,灌木丛生的城墙顶上,漂浮着一抹青白的暮色。身后响起标准的京腔:“这是贫民区吧?”立刻有人谄媚的应和。受辱的愤怒炙烤着我的脸颊,我不能忍受这样的评价,我为巷中的人们不平。历史的沧桑并非贫寒,旧巷是富有的,它有杂乱中的亲切,更有坚韧的品质、执著的信念。古老的旧巷是城市的基石,正是白癜风医院的走廊里旧巷人一代代的劳作、创业,才诞生了今天的繁华大都市。城市从旧巷深处走出来,在旧巷的哺育下成为一片片楼群,旧巷流竭乳汁,将默默倒在废墟中,可是,旧巷那可蓬勃跃动的平常心,已播种在城市的每层楼道里。因此,旧巷容许改造,却绝不容忍诋毁!

  我久久立在桥头。往昔,妈妈总在亮着灯的窗口,和旧巷一起目送我上学去,让我在最冷的夜晚,忆起旧巷温暖的目光。今晚,我却要在早春的寒月下,与相伴十年的旧巷告别。月色下,旧巷笼着一片湿润的朦胧,一时分不清,满含泪光的,是我,还是旧巷。

  我想:六车道的马路和高档住宅小区建成之日,肯定会有许多人和我一样,仍能忆起那方都市的基石——曾经的旧巷,忆起旧巷深处的微光。

    
回复 111.201.197.135:3655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