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6|回复: 0

诗人的眼泪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5-12 01:38: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诗人的眼泪














  

  

  诗人的眼泪

  ——风中的眼睛

  

  

  1

    两年后,大家都叫我说书人。

    其实这么长一段时间,我只是在反复地讲着同一个故事。

    通过说书卖字画,我混饭糊口攒路费。我要去一个地方。

    忧伤是一颗蠢蠢欲动的种子深埋于诗人的心底。诗人一眨眼,积蓄许久的泪水便顺着诗人的脸庞滑落,滚烫,伤了灵魂,痛了记忆。

    记不清我已在几家茶楼讲过几遍这个被我称作《诗人的眼泪》的故事。每次我总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神的血洒落在大海,变成泡沫,爱的女神像一朵娇艳的花从泡沫中开出来;诗人的眼泪滴落在掌心,化作思念,爱的脉络便在纵横的思念中渐渐清晰起来……

    

    2

    诗人还在山坡放牛的时候便开始被称作小诗人了。诗人年幼丧父,母子相依为命,寂寞孤苦的日子早早地给诗人的心刻上了坎坷苦难的烙印。

    诗人才思敏捷,日夜吟诗苦中作乐,深得乡邻称赞。慕容如雪更是对诗人的才华歆慕佩服不已。诗人每有新作,如雪总要拿来熟读吟诵。

    慕容如雪八岁那年成个孤儿。诗人的母亲便将她收养了。所以,生性开朗活泼的慕容如雪从此便与诗人朝夕相伴,给沉默寡言的诗人增添了不少乐趣,为诗人灰色的童年画上了绮丽的一笔。

    诗人才华横溢,十六岁考取秀才,十七岁中举。

    十八岁那年的秋天,诗人决定进京赴考。诗人暗自发誓一定要摘取状元,光宗耀祖。

    可是诗人放心不下年迈多病的母亲。

    “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伯母的。”慕容如雪一边帮诗人收拾行装一边说着,“你也知道,伯母是我的再生母亲。”

    诗人望着慕容如雪娇小的身影,爱怜不已。一种离别的惆怅在诗人的心海翻滚。

    “你只要记得一路上好好照顾自己就行了。”慕容如雪的眼里,似乎装着幽深的小巷抑或是一条悠远的河流,静静地诱引诗人去探寻。

    “如雪。谢谢你。”

    “谢什么……你母亲就是我母亲。我们是兄妹。”

    “不……我们不是兄妹。我们是夫妻。我衣锦还乡之时,便是你们成亲之日。”

    慕容如雪望着诗人,嫣然一笑。

    淡淡的笑颜,蚀了诗人的魂骨。

    诗人紧紧抱着慕容如雪,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

    

    3

    等待放榜的漫长日子里,诗人一直在京城卖字中科携手共抗白癜风画维生。

    放榜那天,诗人的心热烈地燃烧起来。然而当他看完榜上的最后一个名字,诗人的心便已成灰烬。

    诗人落榜了。

    诗人悲怆地游荡在京城的街头。绝望如同层层乌云密布在诗人的天空,让诗人看不到前程,也找不到回程的路。寻死的念头和对母亲和如雪的思念一样,逐渐在诗人的脑海,清晰,浓烈。

    恰在此时,一群皇宫侍卫连拥带推把诗人塞进轿子,向皇宫走去。

    诗人没想到自己会在最失落的时候见到皇上,更没想到皇上会对自己说出如此令自己令天下人都万分惊诧的话:三天后,你便是皇室的驸马。

    

    4

    原来贪玩的公主扮成书童和尚书大人巡查考场去了。诗人落榜了,却正中公主的芳心。

    不管以前你是否置疑过,但此刻请你一定要相信:感情的世界里,一见钟情真实地存在着,而且弥足珍贵。公主对诗人一见倾心,爱意如潮水,势不可挡。

    诗人无法接受这个突然袭来的巨大改变,更不想攀龙附凤。

    当夜,诗人试图潜逃。但他终究被一位年迈的太监劝阻住了。他说,皇命不可违,皇室不可辱。你的路只有两条,或者成亲,或者死,株连九族。

    株连九族。诗人想起母亲,想起慕容如雪。她们此时一定是在油灯前,翘首盼望着自己的归程……诗人不禁泪雨滂沱。

    诗人放弃了任何抵抗,任由皇室任由命运摆布。

    成亲之后,诗人身着绸缎锦袍,坐上显赫的大轿,回乡接亲人去了。这曾是诗人多年前反复期盼的一幕,如今它已残酷地变了味,令诗人不知如何面对。

   白癜风品牌影响力医院 “你真的高中头榜了!”慕容如雪冲过来,扑倒在诗人怀里。

    “相公。”公主下了花轿,笑盈盈地缓缓走了过来。

    诗人的一滴泪水倏地落在慕容如雪那颤抖的嘴唇上。

    “这是,我妹妹。”诗人回头低声对公主说道。

    “嫂子。”慕容如雪理了理乱了的发丝,对着公主嫣然一笑。

    淡淡的笑颜,痛了诗人的神经。

    

    5

    衣食无忧,朝暮笙歌,高贵豪华奢侈。然而如此深居皇宫的完美生活却成了诗人炼狱式的苦难。从住进皇宫那一刻起,日渐消瘦的母亲便再也没有跟诗人说过一句话,而慕容如雪每次见了诗人依旧是嫣然一笑,匆忙离开,避而远之。

    淡淡的笑颜,灭了诗人的言语。

    发自灵魂深处的深深自责令诗人日夜寝食难安。但诗人又无能为力。

    借酒消愁,愁更愁。不知多少次,酩酊大醉的诗人抱着公主却呼唤着慕容如雪的名字,痛哭不已。也不知多少次,公主独自躲在无人的角落,泪水涟涟,黯然神伤。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尽管公主一再阻止防备,诗人长久和慕容如雪暧昧纠缠的消息终究还是传到皇上的耳里。

    皇室岂能容忍如此耻辱,皇权又怎能遭受这般亵渎。没有任何审讯。诗人连夜被钉入了囚车,押上了不知终点的惩罚之路。

  日夜更迭。心如死灰的诗人也记不清他在流放的路上度多了多少日夜。有一天,一个小将快马赶来,传旨释放了诗人。他们将诗人弃于荒野,径自离去。

    诗人像断了线的风筝,飘荡在这空荡荡的不知名的地域。

    诗人再次想到了死。然而一些诗人依旧难以割舍下的牵挂留给了诗人最后一线继续存活的勇气。诗人迫切想见慕容如雪,更是迫切想知道母亲的境遇。

    诗人徒步行走,向着皇城。越过高山,越过平原。越过路人的幸福与泪水。诗人终于重回到了皇城——这片诗人曾以为自己的梦想将在此萌芽绽放的是非之地。

    几经周折,诗人收获的依旧是痛苦与悲伤。

    那位年迈的太监将诗人带到了两堆墓冢前。

    诗人扑倒在地,号啕大哭。

    天黑了,诗人还在哭;天亮了,诗人还在哭。哭声碎了路人的心,泪水湿了干裂的大地。

    哭声渐渐沙哑,减弱,熄灭。诗人看到自己的泪水浸洒过的地方,纷纷开出了鲜艳的花朵……

    泪水,干了;诗人,瞎了。诗人失去了知觉。

    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终于看清了自己一生黑暗惨淡没有方向的命运。

    

    6

    诗人在潮湿的海风的吹拂下,悠悠醒来。一阵夹着新生的气息的风轻轻地掠过诗人的脸。

    “喜欢吗?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

    诗人听到了一个久违的熟悉的声音。

    “如雪!如雪?是你吗,如雪!”诗人的双手在黑暗中摸索找寻。

    “没错,是我。”一双柔细的手轻轻地摩挲着诗人的脸。“以后不要再叫我如雪好吗?叫我泡沫。我叫你海浪。让我们一切重新开始。”

    “这是真的吗?我是不是在做梦?或者是我已在地狱深渊?”诗人紧紧握住她的手。

    “在你被囚押走之后,怒气暂息的皇上了解了事情的真相。他知道原来我们早有婚约。我向他倾诉了之前我们相依为命的日子,他更是为你我真情所感动。所以他下令释放了你们,成全了你们的爱情。”

    “那城外的坟墓……我的母亲呢?”困惑而惊喜万分的诗人迫不及待地追问。

    “你我因欺君侮辱皇室之罪而被处死的事早已传开。坟墓是为了蒙掩众人耳目而作的虚幌。婆婆久病未愈,所以皇上答应请御医为婆婆医治调养。一个月后,皇上自会派人将婆婆送到此地。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在这里,安稳地过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日子了。”

    “如雪,我真的不是在做梦?”习惯了一系列痛苦的变故的诗人此时真的难以置信自己会有如此美的境遇。

    “不要再叫我如雪了。叫我泡沫。”

    诗人听到了她浅浅的笑声。一个熟悉的笑颜呈现在诗人的脑海里。

    淡淡的笑颜,醒了诗人的心绪。

    诗人对这个笑声,深信不疑。

    

    7

    大海。茅屋。爱情。

    幸福简单得如同一幅可视可触摸的画,缓缓地舒畅地展开。

    “海浪。千万年前,我是你体内的一根肋骨。现在你依然是我存活的理由。”

    “泡沫。你是爱的女神。我的爱也将只为你存在。”

    “海浪,你知道吗?海浪与风的激烈撞击,才有了泡沫。”

    “那么,谁是我们的风呢?”

    “另一个女人。”

    “谁?”

    “你猜猜看。”

    “那当然是我至爱的母亲了。无风不起浪。没有母亲自然就没有我了。对吧?”

    泡沫没有回答,仅是淡然一笑。

    淡淡的笑声,几乎蚀了诗人的魂骨。

    

    8

    一个月后,一队人马向海边浩浩荡荡走来。

    诗人听了到马蹄声。

    “请问你们是何人?”诗人问道。

    “宫廷侍卫。”来者答道。

    “那你们一定是护送我母亲回来的吧!娘亲,孩儿在这里!”诗人激动万分地呼喊着。

    “公主,一个月的期限已到。请上轿吧!”来者对着迎面走出的泡沫说。

    “公主?期限?”恍惚的诗人陷入了无尽的迷惘。

    “海浪。”泡沫像往常一样淡然一笑,“我欺骗了你。你会原谅我吗?”

    诗人的脑海瞬间空白去。

    “我是公主。我知道你是不会原谅我了。我也知道,你未曾喜欢过我,因为这一个月里,你未曾提及与你拜过堂的公主……你是海浪,我是泡沫。而风,是慕容如雪。”

    “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不相信!”近乎崩溃的诗人疯狂地呐喊着。

    “你的母亲和慕容如雪确已被勃然大怒的皇兄处死了。我尽了所有努力,终究还是只能使你一人免死。我以为我们从此不会再见面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重回京城。那一刻,我对你的思念的爱意比任何时候更加热烈。我绝食甚至以死相逼,终究还是不能使皇兄答应我与你相见的要求治疗头部白癜风的有效偏方。最终,我只好接受皇兄提出的嫁给相府公子的条件,换来了这一个月我们幸福的相处。”

    诗人失去了言语。仿佛有千万利刃正在狠狠地刺着诗人的心。

    “这一个月来,我一直在努力模仿慕容如雪的一颦一笑。是她让我明白怎样去爱一个男人。为了更好地照顾你的母亲,她可以放弃自己的骨肉;为你救你一命,她可以承担下所有罪责自愿受死。临死前,她还要我转告你,你要好好活着。她像一阵风匆匆吹过我的世界,却给我留下了许多许多……一个月终于还是完了。这个月你带给我的幸福,我未曾有过,以后也不会再有。我很满足,尽管你一直把我当成慕容如雪。我是泡沫,转瞬灰飞湮灭。而在风的吹拂下,海浪继续汹涌澎湃。这个和谐的世界里,容不下任何人插足……我爱你。再见。”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出。可母亲什 头上,出。可母亲什 赚了 5 点 威望.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114.246.58.36:3378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