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21|回复: 0

那些花开遍地的日子,离开,便是散落天涯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0 11: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月28日,我在威海起亚电子打工,特此写下这篇日志,纪念我那段生活,曾经那么,刻骨铭心的绽放过。 ——引言


那些花开遍地的日子,离开,便是散落天涯
——转身望海


  

    

  一·我说,那些电线花花绿绿,像极了一季的春暖花开

    

  刚进电子厂那天,梁主任接待的我,走进车间,看到那么多五颜六色的电线,第一次觉得,这些让我一直不感兴趣的电线也可以这么漂亮。我说这些电线,花花绿绿,像极了一季的春暖花开。旁边的女工偷偷的笑我,说我真有想象力。

    

  二·这宿舍怎么可以不生暖气呢

    

  第一天上班,厂里就加班两个小时,我去请了假,整理宿舍。离想象差之毫厘,谬以千里的现实是,这里的暖气设施,空有摆设,没有实用。冷得像个地下仓库。我爬上上铺时,床铺摇摇欲倒,我都不敢摇晃。坐在乱成一团的床褥上,我无比郁闷,这宿舍,怎么可以不生暖气呢?

    

  三·好累好累,累的躺下就睡,连梦都不用做

    

  在流水线工作,一站就是一整天,所谓的八小时,只是理论的工作时间,我敢保证,我站一天一定超过了十小时。而且晚上还要加班。我刚开始的这种生活,好累好累。我告诉朋友们说,我晚上累得躺下就睡,连梦都不用做。

    

  四·我的新生活,从有个家开始

    

  宿舍真的可冷,买了电热毯,却还因宿舍限电不方便,工友们都在附近租了房,我横了条心,算了,我也租房。回家和我妈说我打算租房,我妈问我挣了多少钱,我知道,她这是怕我养不起我自己,却还是支援了我几百块钱。我麻利的回去,当晚就在下面找了房,第二天下班搬了进去。虽然离厂远了点,不过清静有余,而且价格便宜,其余的就当忽略不计。我买了电热锅,买了菜,带的厨具。把这的一切当成我的家。我兴奋的给朋友发短信,我说,我要开始我自己的生活啦!

    

  我的新生活,从有个家开始。

    

  五·梁主任说,我就是革命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

    

  我呆的组立六班,有挂线的,有缠胶带的,那时原班人马大都还在,我用不着顶谁的缺。上午学二组线,一会跑四组帮忙,再一换产品就又到六组南京白癜风安固定架。哪组落板我就去哪组。主任说,你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我听了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就可纳闷,闹革命跟搬砖有什么关系,又不是修长城!!

    

  六·你千里迢迢的赶来。走出站的那一刻,有种氤氲在我心中散开

    

  于凡从日照赶来威海看我,火车五点零四分到站,我打的去车站接他,在清冷昏暗的站台上,有风吹动脖子上的围巾,低头看手机上的中科医院曝光资质时间,一抬眼,他已经站在眼前。

    

  想带着他去看海上清晨的日出,走了许久,最终放弃,坐了一夜火车的他太累,需要休息。晚上下班回家,想带他出去吃东西,他却主动要煮面吃,和我争了好久,没拗过他。看他在小小的房间里忙碌,锅里的水汽腾起在整个房间,那一刻,想到自己是不是该庆幸。此生此时此刻,有个男人肯为你下厨煮饭,让你安心做一个小女人,享受温馨。

    

  他走的那天早上,我要去上班,没有请假去送他,离开房间时,他还没有起床。晚上回家,他已经离开,房间的灯,他忘记关掉,床褥还乱着,坐在床前看到他在床头写着“自己照顾自己”,心里猛地揪疼,起身收拾桌上的碗筷,看到墙上他留的字,“记得想我”,眼泪终于悄无声息的流下。这世上有种好,别人给你的,你却怕自己受不起。我的小幸福,近在眼前,却惶恐了真实。

    

  七·我的海岸线与你的小城堡,只是从此,再无瓜葛

    

  厂里那个周末放假,我自己一个人去了海边,看海潮起起落落的澎湃,有海鸟飞起在午后的天际。我从二中北面的路边走过去,想起自己高考时曾经在那里和田雨一人带一只海星星回竹岛饭店养在茶杯里,想起自己在栅栏前给刘辉一遍遍的打电话,想和他分享那时春暖花开的海潮,想起曾经自己还坚持不放的爱情。P3里反反复复播放着张靓颖的《G大调的悲伤》,迎着海风我走了好远好远,好多记忆从远古追溯,从眼前路过。我一直走到幸福公园,坐在黑色的大理石上,看公园里人来人往的欢笑,有小孩子在一堆沙子前堆起沙堆,下午的阳光很暖,海风很凉,潮湿的气息横穿眼膜。我打开手机,改了QQ签名,这里像极了童话的世界,没有哀伤,只有美丽,我来了,可是你们全都不在了。

    

  我的海岸线与你们的小城堡,无限绵亘,只是纵横千里,却从此,再无瓜葛。

    

  八·我的手,一直肿,一直肿........

    

  在那工作了一阵,也算熟悉了环境,主任想让我学缠胶带,教了几遍公益慈善北京中科在行动,用起胶带来却还是错的。调回挂线区,慢慢的认识一些朋友。终于在这里开始习惯,梁主任调我去六组,开始固定工序。我终于不再搬动,成了混凝土结合的城墙,只是好不习惯,手一直是肿的,每天早上起床,麻木,肿胀。忍着自己逃掉的念想,撑下去是唯一的选择。

    

  九·这里的夜,路灯驳离,我一个人,可以走好远

    

  厂里经常要加班,每天下班回去,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路上的车辆来来往往,穿过村子的街道,自己的影子在路灯下,萧条细长,孑然静谧。耳机里断断续续的歌声传来,这样的自己习惯的是寂寞。不远处有火车道,每天走到回家的小巷时,总能听到火车进站的笛声,轰鸣着,打破夜的清冷。我一个人,想走好远,好远。漫长的旅行。

    

  十·一阵痛楚流过,眼泪没有不争气的理由

    

  小年那天厂里却依旧要加班,回到家时,已经九点多。推开大门,院里不似平常,一片漆黑。房东和另两家邻居晚上出去吃饭了,没有人在家。打开房间的门,黑暗里一个不小心我被绊倒,摔在地上,疼痛钻心而来,一阵痛楚流过,我跪在地上,揉着摔疼的膝盖,想家,想我爸妈。听着远处燃起的鞭炮声,第一次觉得自己像个游子。努力站起来,拉开房间的灯,眼泪没有不争气的理由,我的坚强,我的倔强,我自己,一样可以。

    

  十一·看不到黎明的太阳,冰天雪地,我的回家路

    

  腊月二十七日,厂里赶产量,我们班组工作了一整晚,整整一晚上没睡觉。二十年来第一次,我从一个黎明一直支撑到第二个黎明。双手麻木的工作,一个整晚的坚持。那时还和坏蛋开着玩笑,说天亮一起看日出。二十八的天气很差,雪扑天袭地,遮住了太阳的早起,我们的日出被风雪代替。科长开完会,我们年前正式放假。迎着风雪走回租房,手机六点十五的闹钟正好响起,小睡一会,收拾行李,站在公交站点等车。我的回家路,风雪相伴,一路锦绣。

    

  十二·踏着来时的足迹走回去,每一步都有曾经的沉重

    

  2010年大年初一恰好是情人节,在这个二十岁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我穿上人生的第一双高跟鞋。那天下午,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走着去看个老同学。回来时,看着泥泞道路上自己留下的脚印,很有诗意的韵味,踏着来时的足迹走回去,每一步都有曾经的沉重,我笑着和于珍说,真值得纪念。

    

  二十以后的我,记住人生的每一步,踏踏实实地走,回头,才会有不枉此生的留念。

    

  十三·相见不如怀念,重逢,这么近那么远

    

  和枕头约在初二见面。朋友们都说不要去,却还是退了亲戚家的宴席,半路改了主意。还是在路南,坐在他对面的桌前,抬眼看他,这么久不见,长高了,变帅了,也成熟了。那个陪我哭,陪我笑,坐在河边陪我玩水的男孩,今非昔比。让我陌生。坐了不久,他有事离开,走了不远,车驶了过来,他上车,和我再见。我站在原地,一直没有说话。看着他上车,看着车一点点驶去。马路上的寒风纵横而过,吹乱了头发,吹酸了眼睛。我转身,离开,走的彻底。相见不如怀念,重逢,这么近那么远。你的世界,与我,只是平行。

    

  十四·剩下的日子,很美,也很短

    

  正月初三到舅舅家做完客,下午就直接回了威海。剩下十天的时间,这里的生活,我突然发现,也很好。晚上下班和坏蛋一起去吃饭,我爱吃大众家的炸酱面,他们做的炸酱很好吃。每天的工作我也都能应付得过来。李振不好意思再和我喊绞线了,王龙飞说端子绞线也少了,张存明不干了,鹏飞哥哥打胶带好像一直很忙,宝宝走了,我们六组赶五组也很容易了,刘林不干了,我再也没见过这个小我好几岁的弟弟,许浩伤疼的样子,总让我好担心。连师傅在大组织几天也不露个面,姜飞头发剪了其实挺帅,高师傅也不再为追人家张研老是使绊子了,小美女建莉还是天天装着糖果不时的和他老哥说,我兜兜里有糖,婷姐不来了,华姐也走了。班组更新像细胞代谢,一群人走了又一群人来了。我开始带徒弟了,因为我也快走了,教了四个徒弟,三女一男,三个美女居然全是李振的河南老乡,我们都觉得可搞笑。可惜我第一个徒弟在第二天早上跑掉了。工序一次次调整,掐指而算的日子,飞一样的前进。

    

  2月27日我们正式接到通知,28日不用再来上班了。

    

  十五·眼泪在明白中流淌下来,别离,只是开始另一种旅行。

    

  回首来时,相同的道路,请允许我,笑着离开

    

  28日上午十点去车间领工资,我早早的去了,站在流水线前看他们工作,六组换人了,坏蛋穿上了建莉的小肚兜安起了固定架。两个徒弟出师挂起了六组线,和明丽道了别,振国帅哥让我请客,李振和我要礼物。中午在外面买了好多吃的,和坏蛋坐在餐厅饱饱的吃了一顿,鹏飞哥哥和李振走了过来,我告诉他们,我吃了多少东西,我说,我要最后一次吃遍这里所有的东西。

    

  天一直阴阴的,吃完饭就下起了小雨。

    

  走时,在门口,坏蛋要给我拍照,我笑着笑着,终于忍不住,眼泪大滴的落下。来的那天,这里下起好大的雪,走的时候,这里又下起了雨。坏蛋把伞撑开,我握住,头也不回的走掉。回首来时,相同的道路,请允许我 ,笑着离开。

    

  回到租房,和房东退了房,收拾好行李,离开。最后一次回头看这个房间,还是红了眼眶。
[发帖际遇]: 一个袋子砸在了 深淵地獄 头上,深淵地獄 赚了 3 点 威望. 幸运榜 / 衰神榜
回复 123.114.4.149:5033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