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11|回复: 0

那些日子 五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6-11 11:5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那些日子 五
  

  那些日子 五

  ——执着

  

  

  五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高强感到头疼得厉害,怎么也睡不着了,听着身旁郑怀立歇斯底里的呼噜声,他很奇怪自己昨晚怎么还能睡的那么踏实,满屋子的酒味还没有散,高强感到有点恶心的想吐,于是就穿上衣服走到院子里。山村的空气很清新,加上前几天刚下了雪,空气中夹杂着一些潮湿的味道。深深地吸了口气,高强感到好受多了。

    

  支书一家还没有起床,院子里昨天停放的几辆摩托也不见了,他才知道昨晚那几个村干部还是走了,虽然当时他们极力挽留,主要怕路不好走又喝了酒出事,可是他们都说没事,还是连夜赶回去了。

    

  高强走出院子,站在院门前不远处的一个土堆上,仔细观察这个坐落在山梁上的小山村。和中国大多数贫穷的山村一样,望着这个一眼就可以看到头的小山村高强顿时就有了一种凄凉的感觉,一种回归了原始的感觉。

    

  山村呈马蹄形贴在干涸的山坡上,二十多户人家零散的分布在一个凹形的区域里。凹形的中间是一条狭长的沟壑,沟壑上部平台上,修建了一个个土窑洞,有的三个组成一个院子,有的四个,最多的是五个窑洞组成的院落,没有院墙,院子靠近沟壑的地方一般都堆放着一些柴禾。大部分的院子都显得很凌乱,有少许的牲畜粪便像人的脚印一般显得分外刺眼。这时候有些村民起床了,烟筒里升起了袅袅炊烟,偶尔有几条白的、黑的、黑白相间的狗或在院子里散懒的躺着,或在院子前的小道上来回追逐。几颗瘦骨嶙峋的老槐树战战巍巍的站在村子的最高处,仿若是这个山村的守护者一般,用一种沧桑的深情凝视着这片天地里的淡淡生机。

    

  高强用迷茫的眼神注视着这个显得有点破落的山村,这么多年过去了,这里几乎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人们仍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落的简单生活,甚至连劳动的方式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耕地仍然是老黄牛,在这里能找到最现代的东西或许就是各家各户家里的电视机了。

    

  大约9点钟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跑来叫高强和郑怀立吃饭。松树村一直沿用着干部下乡的派饭制度,每家轮流管饭一天,全村按顺序派饭。高强想正好借这个机会了解一下村情和民情,所以他立即叫醒了呼呼大睡的郑怀立,跟着小男孩沿着村边那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向小男孩家里走去。

    

  小男孩的家在村子的最东头,院门口拴着一条黑色干廋的农家土狗,当高强走近的时候恶狠狠的扑了上来,把高强吓了一大跳,小男孩赶紧过去一把抱住了狗的脖子,把狗拉到了旁边。走进院子高强仔细看了看,这是一座由三面土窑洞组成的院落,窑面上由于年久失修留下了一道道被雨水冲刷过的痕迹,几块大土块摇摇欲坠的附着在窑面嶙峋的组合上,让人有一种危险会时刻降临的担心。院子的左面是一个简易的牛棚,里面拴着一头眼色迷离的老黄牛,右边是一个玉米仓,里面装满了秋天里的收获。三个窑洞有两个比较新,一看就知道是住人的地方,左边那个明显破旧的窑洞里透过斑驳光线隐约可见,好像是个石磨,磨面用的。

    

  这时候从中间的窑洞里走出一个大约五十岁左右的老人,看见高强他们走进来也没有说话,从门前的窗台地下拿起一把撅头自顾自的出去了,用一条布带把破旧的棉袄紧紧的缠裹在身上。高强和郑怀立掀起门帘走进中间的窑洞。窑洞里的光线很弱,给人一种黄昏的感觉,当高强正怀疑窑洞里有没有人的时候,从后面的灶台下站起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来啦,坐、坐”,中年妇女匆忙的把手在衣服上搽了记下,就开始揭锅,一霎间雾气缭绕起来,半个窑洞里都充满了五谷香味。饭菜很简单,稀饭、馒头和腌制的咸菜,高强吃的很可口,吃了一会高强才发现怎么就自己和郑怀立两个人在吃饭。

手上白癜风
    

  “你们也吃啊”。

    

  “我们吃过了,你们吃”。中年妇女边说边把一盆蒸好的红苕端了上来。

    

  吃过饭,刚才出去的男主人也回来了,从窑洞后面的柜子里拿出一盒纸烟给高强和郑怀立每人发了一根,然后自己点起了一锅旱烟,女主人急忙拿起杯子给他们两个没人调了一杯糖水。

    

  “刚叔,这几天忙啥哩”,郑怀立笑着问,“怎么见我们来了就走了,一句话也没有,怕我们把你吃穷了,有意见啦”。

    

  “看怀立说的,你还不知道你刚叔啊,见了生人不会说话么”。女主人听了赶紧解释说,“平常就怕你们看不上我们这小锅小灶的,请都请不来哩”。

    

  怀立转过头对高强说,这家男主人叫罗王刚,村里人都叫他刚子,一家四口人,儿子结婚了,分开过,女儿嫁到我们乡川道磨盘村了,刚才叫我们吃饭的就是他的小孙子。听了怀立的介绍,高强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男主人,自己33岁了,他不到50,称大哥吧他看上去和一个老头差不多,叫叔呢感觉又有点吃亏。算了叔就叔吧,看他的面相比自己的父亲也小不了多少呢。

    

  “刚叔,家里这几年还不错吧”。

    

  刚叔憨厚的笑了笑,“不算啥,刚刚够吃吧,我现在负担轻一点了,给儿子把媳妇说下了,虽说带了点帐,去年嫁女儿的时候基本也还清了”。“胡说啥呢,什么嫁女儿时候还清了”,女主人不高兴的对男人说“我们可没有要多少财礼,和村里其他人相比我们是最少的了”。

    

  高强笑了笑说,“刚叔,村子里这几年主要靠什么收入啊,我听说下面几个村的苹果都发展的不错了,怎么咱们村不栽苹果呢”。

    

  “唉,咱们这个村子里的人苦啊,一年四季就种玉米和小麦,现在也卖不上价钱,前几年乡上让种苹果,村里人都不愿意种,这几年苹果起来了想种了,这不又晚了点,其他村的苹果可以卖钱了,我们的苹果还没有挂果呢,不过过几年能好点吧,现在村子里每家都种了十几亩的苹果树。”

    

  “那全村一年收入最好南京白癜风专科医院的人家能大概能收入多少呢?”

    

  “能有多少,今年还是铁锤家好点吧,能收入几千块钱吧,其他的人家能够儿女上学和零花就不错了。”

    

  “那你家呢?”

    

  “我啊,也就两千多吧,小麦卖了700多,玉米卖了600多,卖柴禾能有500多,其他杂粮也就300多了”。

    

  “你们这回是来收税的吧”?女主人问,“你们不要听他胡说,我们哪能有那么多,柴米油盐的钱都没有呢。”

    

  “怎么,婶子,你的农业税是不准备交么”,怀立脸色有点变了。

    

  女主人转过身,嘟嘟囔囔的说,别人交我们也交,别人不交我们也不交,你们就会扣我们这些老实人。

    

  “说啥呢,男主人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悄悄的你”。

    

  “刚叔,你看,农业税是给国家收的,按照过去的**就是皇粮国税,你们两老也不要生气,这么多年了,你们说那家少了,那家能不交啊”。高强看提起了这个话题,就像他们解释到。同时向怀立使了个眼色让他先不要说话。

    

  “那是,那是”,刚叔模棱两可的回答。

    

  这样,我们先去其他家转转,今天辛苦婶子了,高强向女主人说。

    

  接下来的一天里,高强先后走访了大部分家户,在走访这些户的时候高强的心情感到越发的沉重,他原先在县上,根本不了解农村的情况,想象中农村现在的日子也应当不错了,却没有想到经过这一次走访群众才发现农村和城市的差距竟然是那么大,特别是到一些村民家里去的时候听说他们是来收税的,态度很不好,甚至连让他们上炕坐坐的话也不说,更有一些年轻人说话很冲,也很难听,在和他们的争辩中有几次差点和怀立动手,这是高强对这次收税越发感到艰难。晚上怀立气的不去了,高强只好一个人继续走访,遇到年龄大一些的人还不北京最好的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哪里错,说话也比较客气,遇到年轻人就得受一肚子的气,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媳妇,借着骂孩子,打孩子,指桑骂槐,让高强感到十分难受。

    

  晚上睡觉的时候高强回想起今天的走访,在工作笔记里这样写道:今天是我接触农村工作的第一天,压力很大,也不知道该从何着手。他总结了一下这个村子里存在的主要问题,一是对基层干部的意见很大,特别是对救济救灾款物的发放、低保户的评定、农业税的摊派总感觉不公平,二是没有一个可以作为主导产业的经济体,村民的收入主要靠粮食种植,收入确实有限,三是基础设施十分落后,水、路等都比较简陋,四是村民的思想比较乱,没有集体观念,自私自利的思想严重。

    

    

  
回复 123.114.4.149:43899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