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查看: 7|回复: 0

二表哥的婚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7-14 12:4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表哥的婚事
   

  

  二表哥的婚事

  ——灼灼

  

  

    

    

  二表哥30岁尚未完婚。原因是他的出身不好,正赶上文革,谁家的姑娘敢嫁给一个地主崽子?所以,即使他老实巴交,长相不赖,但是无人问津。老大不小,仍然是孑然一身。后来,可盼着不讲成份了,但是年纪又大了,就又有了新难题。就这样,好端端的一个大小伙子,就是没有姑娘青睐。大舅妈好像得了心病一样,逢人就讲,“快帮我们儿子介绍个对象吧。”但是说归说,在农村那个小天地里,谈何容易?就这样一直没有什么好的消息。

  很偶然的一个机会,有一次,二哥出门,和一个姑娘不期而遇,没想到她竟对二哥一见钟情(她只有一只眼睛)。虽然她有些残疾,但是,总比打光棍儿好许多,况且人高马大,四肢健全,又不会影响下一代,既朴实,又能干,最重要的一点是,她对二哥很倾心,大有不嫁他还嫁何人的势头,大家欢天喜地地把二表嫂娶进门,看见他们很是恩爱,大家就像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样,总算了了大家的一桩心事。

  但是好景不长。不知何故,二表嫂过门不到一个月,竟然发起疯来,见人就骂,只是不骂二哥。并且疯的一发不可收拾,每天要人看管,否则,又是骂爹,又是骂娘,最可怕的是,经常拿一个绳子,作上吊状,吓得一家人大呼小叫。村里的人们开始说大舅家的宅子不好,又说表嫂撞上鬼了,但是,二哥不信邪,带着表嫂求医问药,怎奈回天乏数,表嫂好像不死决不罢休,后来终于死了。不是上吊,白癜风分型而是病死了。二哥扶着表嫂的棺材,哭得死去活来,一村的人都跟着落泪。就这样,二哥的第一次婚姻结束了。

  总得活下去吧,二哥每天该下地还下地,该出门还出门,只是不愿意再进自己的房间。似乎寂寞包围着他。他选择了逃避。很少在他的房间看到他,就像一叶悲伤的浮萍,这儿凑合一顿,那儿对付一餐,虽然他从没有向谁说过他的悲伤,但是他的脸上写满了孤寂和无奈。大家又把他的婚事挂在嘴边。

  说来也巧,有一日,二哥的一个朋友说起,现在贵州的姑娘很愿意嫁到北方来,而且个个都很漂亮。二哥决定随之南下。全家东挪西凑,总算凑了几千块钱。目送二哥跟着人家南下,每个人心中都膨胀着一个希望。

  一去就是一个月,音信杳然。大家在担心的同时,还怀着一份期待和憧憬,盼着二哥哪一天能带回一个如花似玉的南国娇妻中科获“聚力共健”品牌影响力

  忽一日,二哥有电报来,说近几日就会带着姑娘回来。于是,大家的期待更加强烈。我甚至幻想未来的表嫂身着华丽的民族服装,袅袅婷婷地款款而来。又过了四五日,母亲告诉我,“快走,到你大舅家看新媳妇。”我们忙不迭地来到大舅家,大舅妈和大舅穿戴一新,青少年白癜风防治援助项目正在门口候着。还有所有的亲戚朋友。大家又说有笑,有的甚至还说南方的姑娘皮肤好,一定很娇嫩。

  车终于到了,二哥先从车上走下来。他的脸上写满了疲倦,好像几天几夜没有休息。显得更瘦了。眼变得大了许多。后面下来一位女子,不看则已,一看,吓了我们一跳。只见此女头上裹着一块黑乎乎的粗布,好像从来都没有洗过,显得脏乎乎的,身上穿的衣服和我们没有什么差别,只是破旧的狠。看上去怎么也有40几岁。后来知道她是布依族的装束,但是布依族同胞是那么可人,可是,再看看她的个子,矮矮的,走路一瘸一拐,看到我们用审视的目光看着她,脸上挤出一丝干瘪僵硬的笑容。这一笑不要紧,竟露出一口“金牙”。我心里想,这新娘的娘长得也太过分了。也许新娘子会漂亮些。但是,我们左看右看,车上已经空无一人,他们一行三人已经走到了我们的近前。(两男一女)不知是谁在惊问:这就是新媳妇?没有人回答,所有的人都是一片沉寂。我听到低声的哭泣,一回头,看到表姐的眼泪已经流到了嘴角。当大家确信这位女士就是新媳妇时,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下子僵住了。

  大舅妈无奈地走上前去,我觉得她的动作有些变形,做作的狠,但是绝对不是装出来的。如果不是大家都在,我担心她是否可以走过去。“回来啦,快进屋。”但是新媳妇面部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舅妈所说的话与她毫不相干。二表哥苦着脸,只说了一句:“她听不懂。”大家一干人等也默默地随着他们进了屋,没有人说一句品头论足的话,但是谁都可以感觉到,一种无奈的失望在屋子中弥散着。

  随着他们进了屋,二哥好像没有心情和大家一叙南行的经历,一脸的倦怠。新媳妇就像木头人一样,在旁边发呆。于是,大家也索然无味地离开,只剩下大舅妈,不知所措地走进走出。

  就这样,这个新媳妇以一种特殊的方式进了门。开始几天,村里人像参观出土文物似的来看这位远道而来的新妇。后来,人们渐渐淡忘了,二哥就有了一个布依族的老婆,不再是光棍一条了。但是,二哥的脸上似乎比以前更加忧伤,可又不肯说出来为什么会带这样的女子回来。人们都猜想:表哥是害怕了寂寞,所以就将就了。大家凑了些份子钱,买了一些简单的衣服被褥,也没有摆什么酒席,二哥就有了第二次的婚姻。有时母亲会埋怨表哥,这样的老婆,领回来做什么呀,真是没有头脑。不过,她很快又会叹一口气:“总算是一家人了,比自己过日子还是要好一些呀!”那种样子,很有一种完成了历史使命的释然。

  不管怎样,二哥有了家。媳妇不机灵,从来没有人听过她说话,因为没有人能听懂她的语言,所以她也就不愿说了;她不会做饭,有一次她作晚饭,竟然抓了一大把辣椒,放在米饭里。看上去红彤彤的一片,使人无从下口,难以下咽;洗衣服也好像洗不干净,总是脏乎乎的,二哥索性也就自己动手了。“但是她毕竟是一个女人呀!”不要提这个,一提更是让人伤心,因为她过门一年多,也不见有怀孕的迹象。大舅妈有时唉声叹气,“这可怎么好,什么时候她能照顾自己?要是能生个一男半女的也好呀!也怪可怜的,就这样凑合着过吧!好在不生气,不打架。”二哥还是照样忙碌着,下地干活,出外打工,但是那张毫无生气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每天就是默默地,默默地干着自己的事情。有时也会和大家开个玩笑,但是当他的老婆出现的时候,就又是沉默。不过二哥生性善良,从来没有和他的老婆发生口角,只是像两个无关的人一样,悄没声息地活着。

  有一日,新媳妇的弟弟从家乡来了。那个新妇看到自己的亲人,眼泪扑簌簌地滚落下来。舅妈在一旁陪着眼泪直流。母亲更是感慨,背井离乡,真是不易呀!但是他和姐姐说了一阵子话后,竟然做出了一个令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的决定:他的姐姐至今尚未生育,他要将其带回去。因为这是他们那里的习俗。

  面临着又一次的抉择,大家面面相觑。最后父亲提议,还要听二哥的意见。二哥一如往日的沉默,在大家的催促下才开了口:“走就走吧”。一家人都如释重负,只有大舅妈有些忧虑:往后可咋办,又打光棍了,兴许连这样的媳妇也没有人给了。倒是有个做伴的人呀!

  表哥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赤条条的一个人。母亲他们又开始把表哥的婚事提到了议事的日程,整天打听着哪里有离婚或是丧偶的,然后就赶紧托人去说合。但是一家家的都过得平淡无奇又完完整整的,那样的机会是可遇不可求的呀!母亲每次看到表哥,就会对我们发一次感慨:好好的,为什么就没有人给一个媳妇呢?有时我会笑着对母亲说:那也不能因为你的侄子等着成亲,就让人家的男人去死吧?

  说来也巧,那位布依族的媳妇走了时间不长,就有人给二哥提亲,是邻村的一个刚刚死了丈夫的女人。比二哥要小十岁,长相很俊俏,带着一个小男孩。于是母亲马上差了可靠又实在的亲戚去提亲。二哥好像又提起了精气神儿,希望写在他的脸上。但是媒人传回话来说,如果没有上万块钱,亲事免谈。原因是她丈夫死时,欠下一笔债,不还清,婆家不让出门。但是大舅实在拿不出钱。于是,老舅和我的父亲出面,凡是沾亲带故的,无论多少,都要出上一些,就这样,七拼八凑,钱终于凑齐了,二哥又把第三位表嫂娶回了家。

  表哥开始了自己的幸福的生活。一个普普通通的庄稼人的幸福生活。人们经常看到表哥让那个五岁的男孩骑在他的脖子上,在村庄中穿行而过。

  故事写到这里,该收尾了。现在,二哥有了一个五岁的女儿。不过,他已是将近五十的人了。 就像一根草,依旧默默地坚强地在这个世界生存着。但是他的脸上写着笑意,因为他已经很满足了!

    

  

   
回复 111.194.246.231:55890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