邯郸之窗论坛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9-8-3 21:0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杯刚冲上的茶,

    

  几片未发涨的茶叶还苦撑着浮在水面上,雪白的杯壁上一根茶叶杆儿滴溜溜的打着转,清黄的水面飘起淡淡的热雾,夹杂着茶叶的清香升腾而起,就象一只跳着孔雀舞的纤手从面前轻轻拂过。

    

  此时的茶,是不宜品味的,有一句茶客中人人皆知的话,用来解释最为合适不过“一杯是水,二杯是茶,三杯.四杯才是精华”,这第一杯茶无论如何不是茶的真味,要想真正品味茶味,需得把第一杯茶倒一些,再重新掺上水才可品得茶香,其中的道理,说不明白,可老茶客们积累出来的这一招倒是实实在在的经验之谈。

    

  烟熏酒泡的日子,无福消受。

    

  淡茶一杯,清香半日,一年到头总是不肯少的。只是我辈饮茶,确也只可谓之为饮,好茶,坏茶,过了期的茶,还可分辨得出,要把这喝茶之道说个“子丑寅卯”出来,就不是那块料了,说到底,饮了这些年的茶,喝来喝去,不过就喝出个长满茶锈的胃而已,但对于茶道前辈们的绝学,后生小辈委实钦佩不已。

    

  老茶客们一品之下就可说出茶叶的名称,产地,虽说有够厉害,到底还不够惊人,据说,有高人可以品出泡茶的水是用柴火烧的还是煤炭烧的,甚至从茶馆伙计用干贝壳烧出的开水中也能品出转转悠悠的腥味来,那才可谓人中极品,茶客中的大侠了。

    

  由此引出的“茶道”可说把品茶提高到一种仪式的高度,这种仪式在中,日,韩,三国尤其讲究,我看过一部介绍日本茶道的片子,主宾均穿作日本传统的和服,盘坐在塌塌米上,每人面前一张茶几,相互行礼后,再由穿作和服的女佣托着茶杯轻轻放在每人面前的茶几上,这时,主人做个“请”的手势,大家才端起茶杯饮得一口。象这样的仪式,几乎已把品茶推到一个近乎“神圣”的位置,也许正是有了这样的前奏,品茶的人才会加倍留意茶中的滋味,茶道的讲究,可见一斑。

    

  其实,人生如茶,个中滋味,又岂是几句话可以概括,且把人生当作一杯茶,清净时刻,细细品来,其中的清香醇苦实在是自己一生的缩影。

    

  我委实是个和书有着前世冤结的人,依稀记得看过的几本书,无非就是金庸小说再加三国演义,这种冤结在上小学时就已见端倪,上课十分钟,绝对走神,看复习书,一目十行,至于背诵课文之类的家庭作业,更让我罚站的位置一换再换,一直从教室角落站到教室外。但让我自己都感到奇怪的是,我小学时的成绩一直都在全班前几名,自己总结起来,大概是因为当时有几个聪明细胞还未完全灭绝。

    

  如果说小学时我只是讨厌读书的话,那么上了中学以后,我对读书可谓深恶痛绝了,伴随着这种愤恨,我的成绩如高台跳水般的直线下落,直到一次数学考试后,我的得分全班第一,倒数的,我没有看卷头上那可怜的数字,直接把它塞进了裤兜,全班同学都知道那是个“2”,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已无法再继续呆在学校了,也就从那时起,我开始逃学,一直到我离开学校。

    

  对于我的求学生涯,我无从留恋,也不想后悔,凭心而说,即使时光倒流,让我重新回到那个年纪,我也未必因今天的不如意而用功读书,这实在是一种宿命,我的,还有书的。

    

  我不否认求学途中的同学和朋友曾带给我难忘的记忆,事实上在这近十年中确有一些人和事令我回味至今。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有较多杂念的人,从小学一年级时,我就喜欢上某个女生,不太容易说清楚究竟喜欢她什么,或者只是觉得她打扮的象洋娃娃,而这种喜欢,也单纯得象一张白纸。

    

  伴随着我书包里的课本的不停变换,我喜欢的女生也有了些变化,以前喜欢的,到后来不喜欢了,或是以前不喜欢的,后来不知怎么开始喜欢了,也有时会同时喜欢上好几个女生。那时的男女生之间不象现在的学生,男生有男生的团体,女生有女生的团体,两个团体象磁铁般的互相吸引又互相排斥,男女之间的忌讳,深入到仅仅几岁的小学生心里,在我们这种小镇上,尤其如此。

    

  尽管喜欢某个女生,但那时的我是万万不敢有一点表露的,即使我鼓起最大的勇气所能做到的也不过是,借某个女生的歌词本抄一抄,或是在某个女生的墨水用完时主动借只笔给她,再或是在考虑该偷谁的作业本来抄时,会先想到那个喜欢的女孩,不但想到,我也确实那样做了,结果证明那是一次完全失败的行动,因我和另一个哥们都抄的同一个作业本,答案自然象双胞胎般的一致,老师很了解我们是什么样的水平,当他把我们叫上讲台,一定要我说出是抄的谁的作业时,我觉得我的脸变得滚烫起来,我一直望着地下,不敢抬头,当时真恨不得跑到马路上让车撞死算了。

    

  比较幸运的是,我的喜欢并非没有回报,实际上我也曾遇到许多让我躺在床上细细回味的眼光,或是我所喜欢的,或是不喜欢的,而正是这些眼光,让初解男女的我感觉一直深深压抑在心底的暗恋中的种种酸苦北京中科医院怎么样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其中更有一些片段,长久的飞舞在我的心里,编织成不散的旋律,时常在耳边响起。

    

  初中3年纪时,我们有一个5人团体,3个男生,2个女生,我不记得这个团体是如何形成的,反正后来我们在一起玩耍了很长一段时间,那正是我逃学最厉害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女生,在以后很长一段日子里左右着我的视线,那是北京最好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个很漂亮的女孩子,开朗的性格和清秀的面庞在她身上融合,在我眼中,她就象个完美的女孩,我几乎每天都和他白癜风专家李从悠们在一起,也许是该说和她一起,一起逃学,一起玩耍,一起无聊,整整的一个夏季,我几乎迷失白癜风图像在她的目光和冰一样的手心里,直到我离开学校,离开家乡。我不知道当初的那种迷失是否该归结为少年对青春朦胧的蠢动还是当时对自己茫茫的前途所产生的空虚感压迫所致,但即使是那时,我也知道这种迷失是不会有结果的,正如茶味醇香而微苦。

    

  侧过身体,把头靠在椅背上,眼光扫向桌上的茶杯,渐渐的,茶杯变得模糊起来,我仿佛在注视着一个舞台,而自己正上演着一出情景剧。

    

  人生并非品茶一般的简单,茶中却包含人生的滋味,轻轻嘬一口,醇香过后的余味,还是微微的苦。

    

    

    

    

    

    

    

    

    

    

联系方式:(Email)hwy74@sina.com|(OICQ)19762499|
回复 111.201.203.130:51205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注册 或 用以下方式登陆
      

    地址:邯郸市丛台区创业街35号 客服热线:0310-3181999 经营许可证:030030号
    邯郸之窗  www.hdzc.net  版权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 在线交流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电话:010-82615762 通信管理局ICP证:冀B2-20080045 冀ICP备13008749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找客服 返回列表